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。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,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:
字体大小:放大 缩小 原始字体
汪少華:俞樾書信七位收件人姓名的確認
在 2021/11/11 12:08:58 发布

 

俞樾書信七位收件人姓名的確認

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  汪少华

 

书信收件人姓名的确认,是一大难点。本文就俞樾书信七位收件人的姓名,在时贤基础上试作考订。


许榴仙

俞樾《春在堂尺牍》卷六《与许榴仙》:

承示张㯉寮所书《金刚经》石刻搨本,佳甚。辄用别纸题数语,戏仿赵凡夫跋语笔意书之,即所谓草篆也,聊发一笑而已。诸家跋语中,弟最喜董香光语,不但深得书法,抑且深得佛法“离合”二字,即“无实无虚”之旨,亦即“非法非非法”之旨。其云“右军灵和、大令奇纵、虞褚妍丽、颜柳刚方”,即所谓“一切法皆是佛法”也。又云“以灵和还右军、以奇纵还大令、以妍丽还虞褚、以刚方还颜柳,而自有灵和、自有奇纵、自有妍丽、自有刚方”,此即所谓“一切法即非一切法,是名一切法”也,亦即所谓“我于然灯佛所乃至无有少法可得”也,亦即“如来所以灭度一切众生而无一众生得灭度”也。书法如是,佛法亦如是,一切有为法无不如是。大善知识,以为何如?

按:《俞樾函札收件人订补》一文[1]考证俞樾书信十数位收件人姓名,均有依据。百密一疏的是把“许榴仙”误作许国瑞,混淆了两位号榴仙的许姓,应当指正。光绪二十一年(1896)《申报》(上海版)第8158号《之江寒鲤》:“许留仙观察,前兵部尙书恭愼公之介弟也,今夏病殁吴门。”俞樾作挽联《许荫庭观察挽联》:“观察乃恭慎公之胞弟,生平笃好内典,年六十六而卒。古稀将届,未满四龄,如何慧业已终,佛坐催归大弟子;恭慎云亡,甫逾两稔,谁料德星又陨,乡闾顿失老成人。”“许留仙”即“许荫庭”,齐学裘《劫馀诗选》卷五有《焦山喜晤许荫庭樾身太守》,则许荫庭”名樾身。“恭慎”是许庚身(18251893)谥号,许樾身许庚身同为许乃谷之子。《许乃钊乙丑日记》许恪儒注:“荫庭:许樾身,字荫庭,号榴仙、息安,后称无相自在室。”[2]徐琪《花砖日影集》卷五《许留仙观察自号相室主人,好尚风雅,翰墨极精,早年工于音律,中岁逃禅,彻三昧之旨……》,即其人。吴仁安《明清江南望族与社会经济文化》:“许乃谷第五子许樾身,字荫庭,别字榴仙,号息安……同治四年(1865)三月克复常州案内尝换花翎嗣加捐道员分省补用。”[3]官至道员,故尊称“观察”。俞樾《与许榴仙》“承示张㯉寮所书金刚经石刻搨本”,“㯉寮”是南宋书法家张即之(1186-1263)号,张即之所书金刚经石刻,分嵌于寒山寺寒拾殿左右墙壁间,总计38石,其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占27石,其余11石书刻的跋识题书中包括俞樾和许樾身的[4]


梅仙

南京图书馆所藏俞樾致“梅仙”:

梅仙仁弟惠览:读手书,慰藉有加;读楹帖,情词曲至,感何如之!即谂以算术受知,贤劳茂著,甚慰。兄读礼未终,悼亡遽赋,所遭如此,怀抱尚可问耶?内人遗意,愿葬西湖,秋间仍当与之偕来,同住俞楼也。手肃奉柬谢,并颂台佳,不一。愚兄制期俞樾顿首。

按:梅仙”,《俞樾函札收件人订补》指出:“梅仙即邬梅仙汉阳人俞樾门生是而未竟。邬梅仙名铨,杨葆光《苏盦诗录》卷五《答和邬梅仙少尹铨次韵》可证。张盛藻《由石屋洞烟霞岭至理安寺同邬梅仙作》周德富、金华校注:“邬梅仙:邬铨,汉阳人,俞樾的门生。”[5]光绪二年(1876),苏松太道冯焌光创建求志书院,延请俞樾总其事。俞樾“力辞,乃以经学词章两斋自任,夏间开课”[6]。俞樾《右台仙馆笔记》卷七称“门人汉阳邬梅仙”,应指邬梅仙此间肄业于求志书院。

光绪五年(1879)七月二十四日《申报(上海版)2285求志书院春季课案》公布录取结果:经学、史学、掌故之学、算学、舆地之学、词章之学各若干名,“录取算学超等五名、一等二名、附取一名”,“汉阳府汉阳县监生邬铨名列“附取”俞樾从来信得知邬铨“以算术受知”,求志书院春季课案》可为佐证;“贤劳茂著,甚慰应是对门生名列“算学附取”的鼓励。

此信写作时间,张燕婴《俞樾函札辑证》:“末署‘制’与‘期’,又有‘内人遗意,愿葬西湖’云云,则当作于光绪五年(1879)四月二十二日俞樾妻姚夫人逝后。所谓‘楹帖’,或即梅仙所作悼姚夫人之挽联。”[7]上限四月二十二日判断正确。俞樾说“秋间仍当与之偕来”,可见写信时间段应是夏季,最迟七月二十四日之前。


桐生

网拍俞樾致“桐生”:

桐生仁兄世大人阁下:昨奉访未值为怅。前交上盐牌,定照入矣。兹有渎者,许氏舍外孙女本有银六百两存在长春,兹欲换易洋钱凑足贰仟元,仍存圜中,照旧取息,未知可否?伏求酌示遵行。手肃布商,敬请台安。世愚弟俞樾顿首。

按:“桐生”,当是《春在堂杂文补遗》卷三《潘君桐生七[8]十寿序》的“潘君桐生”:“余马齿加长,已八十有五,而君亦八十矣。……岁在旃蒙大荒落春王正月,为君八十揽揆之辰。”潘桐生,即潘嘉穗。据《潘氏支谱》,潘嘉穗是潘遵礼第三子,原名宏先,字子玖,号桐生,生于道光六年丙戌(1826)。比生于道光元年的俞樾小5岁,八十寿辰正是“旃蒙大荒落”(光绪乙巳1905)。不是桐生、号谱琴的潘祖同(18291902)。


芙青

网拍俞樾致芙青书信十通。

按:“芙青”其人,俞樾《汪瘦梅水部挽联》说“其弟芙青鹾尹”。“瘦梅”应即汪鸿逵号,俞樾致应宝时称“汪瘦槑孝廉工部鸿逵”。据俞樾《宾萌集》杂篇五《汪君樵邻传》,汪翔麟(字东垣,自号樵邻)次子鸿逵,三子鸿运。则“芙青”即汪鸿运。俞樾《兵部候补主事汪君行述》说“鸿逵,咸丰十一年举人,候补工部主事”“鸿运,候补浙江盐场大使”,《汪君樵邻传》则说鸿逵“纳赀得选六安州学训导,后改官工部主事”。清吴坤修《(光绪)重修安徽通志》卷一七四《选举志》说“汪鸿运,浙江盐大使”。“鹾尹”即称盐大使之类。


味卿

网拍俞樾书信:

味卿馆丈大人阁下:久疏笺候,时切驰忱。闻宓子横琴之所即雷公得剑之乡,符彩上腾,升华卓著,定符私颂。弟年逾七十,精力益衰,学问亦益退。附上《春在堂全书录要》一册,平生著述已刻者尽具于斯;又《曲园自述诗》一卷,即身后之碑状志铭也,并呈青览。《彭刚直公奏稿》《诗稿》弟为校刊,今春甫就,亦以一部呈览,均乘汪贞伯之便也。统希鉴入,手此,敬请升安。匆匆不尽。馆愚弟俞樾顿首。

按:“弟年逾七十”“《彭刚直公奏稿》《诗稿》弟为校刊,今春甫就”,可知作于光绪十八年1892[9]。“味卿”,一时没查到。承刘永翔先生赐教:据“闻宓子横琴之所即雷公得剑之乡”,应是丰城县令。《申报》知时任丰城县令为“汤味斋明府鼎烜”[10]。俞樾所称“味卿”应即此“味斋”。民国吴宝炬《(民国)大庾县志》卷五:“汤鼎烜号味斋,浙江人,进士,光绪间宰庾数年,政平讼理,后调任清江、丰城。”据《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》,“汤鼎烜,浙江绍兴府萧山县进士,由庶吉士散馆即用知县”[11]


残缺者

【上缺】句,却是新题,一并寄奉,均希照入。味斋为门下士,取友必端,其人可见,兄即托其带信物致花农太史,并以书为介。花农亦贵门下也,与兄师弟之谊最笃,频有信来。今年考差尚得意,未知能得一差否。手此布复,敬问起居。风便勿吝数行,以慰饥渴,幸甚。同学兄樾顿首,五月六日。

按:句,却是新题”虽然残缺,写作时间仍可推定。俞樾致汪鸣銮“附去拙作《樱花诗》十纸,虽无佳句,却是新题,聊发千里一笑”,致曾纪泽“《咏日本樱花诗》四首,虽无好句,却是新题,附博一笑”,可见此处残缺的也是写作时间为光绪十一年(1885)的《咏日本国樱花》诗。“同学”是俞樾对门生的自称,例如致王廷鼎自称“同学樾”,致汪鸿运自称“同学友”,可见收件人是俞樾的门生。“花农亦贵门下”,俞樾门生中做过徐琪(号花农)考官的有吴绍正。光绪元年(1875)八月十五日《申报》(上海版)1038号《浙江乡试监临点派内外廉官单》,兰溪县知县吴绍正名列内廉官,九月十五日《申报》(上海版)1063号《乙亥恩科浙江乡试题名录》里有仁和的徐琪。“味斋为门下士”,“味斋”即上文汤鼎烜,同治癸酉(1873)乡试举人,吴绍正(号焕卿)恰好也做过其乡试房官。俞樾《汤室周夫人挽联》:“夫人为味卿大令之配。大令乃余门下士吴焕卿在浙充乡试房官所得士也。夫人因其子以知府官江苏,从宦至吴而卒。”汤鼎烜与徐琪都是吴绍正“门下士”。门下士吴绍正與俞樾同年出生而月份略大。俞樾《吴焕卿大令挽联》:“焕卿与余同岁,而焕卿以正月生,余以十二月生,盖长于余也。余馆休宁汪氏时,来受业于门下。后成进士,官浙江兰溪知县。


稷臣

《名人翰札墨迹》俞樾致稷臣[12]

稷臣尊兄侍右:奉到惠书,备承奖借,并赐示图书,大哉此著乎!弟常叹《图书集成·职方典》不载江河及沿海形胜各图,当时纂述诸公亦似小疏。近吴清卿中丞《黄河图》颇核,而今又得公此书,足补前人所未备,为筹海者不可不读之书。惜老夫耄矣,出门一步便以为远,西湖咫尺,三年来屐齿不及,尚能望洋而向若乎?拟有人便寄小孙京师,或不虚公持赠之意也。属书联额,率尔涂呈,不足观,不足观。复谢,敬请勋安。愚弟俞樾顿首。

按:“稷臣”是罗丰禄的字,或置此信于罗丰禄名下。但可以排除理由如下:“惜老夫耄矣,出门一步便以为远,西湖咫尺,三年来屐齿不及”,俞樾《补自述诗》“一别西湖戊到壬”自注:“余自戊戌岁后,不到西湖阅四岁矣。今年因陛云试毕假旋,又与同至西湖。”戊戌(1898)冬月俞樾离杭返苏,己亥(1899)、庚子(1900)、辛丑(1901)三年不到西湖;“今年”壬寅(1902)冬,陛云自蜀典试归吴中,陪伴俞樾至杭州小游,故云“不到西湖阅四岁矣”。可见“西湖咫尺,三年来屐齿不及”当在辛丑(1901)。辛丑(1901)前后,据黄柽、罗孝逵所撰《清末外交使才罗丰禄》,189611月起,罗丰禄以二品顶戴赏四品京卿衔任出使英、意、比大臣;19018月,以一品顶戴太仆寺卿调任出使俄国大臣,未及赴任,因患鼻癌请假,后医治无效,逝世于1903[13]。可见19018月之前,远在英、意、比的公使罗丰禄越洋给俞樾寄信赐书、且求联额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而8月之后则应有对调任未赴或治病的关切。此外,《闽县乡土志》说罗丰禄“治《易》《礼》,精《说文》,于西学则以格致哲学为体,政法交涉为用,然不自表暴,故不甚显于世。译有《海外名贤事略》《贝斯福游华笔记》若干卷”,未见有关筹海著述。故暂且置于不详姓名之列,期待有新的材料予以确认。


(原載嘉定博物館編《疁城文博》2021年第1期,中西書局20219月。有修訂

 



[1] 颜春峰《俞樾函札收件人订补》,《复旦学报》2017年第1期。

[2] 国家清史委员会编《晚清文献七种》第488页,齐鲁书社2014年。

[3] 吴仁安《明清江南望族与社会经济文化》第20页,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。

[4] 刘启明《寒山寺》第5859页,苏州大学出版社2001年。

[5] 周德富、金华校注《张盛藻集》第162页,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。

[6]《曲园自述诗》“沪滨更启子云亭,几辈论诗并受经”自注。

[7] 张燕婴《俞樾函札辑证》第694页,凤凰出版社2014年。

[8] “七”疑当为“八”。

[9]郑振模《清俞曲园先生樾年谱》第76页,台湾商务印书馆1987年。

[10]光绪十六年(1890)十月十二初七日《申报》(上海版)第6316号《洪都客述》:“署淸江县汤味斋明府鼎烜刻经题补丰城县缺。”光绪十七年(1891)四月十二日《申报》(上海版)第6491号《光绪十七年四月初三日京报全録》:“署丰城县知县汪绶之经臣饬回南昌县本任,所遗丰城县印务,查有现署清江县事大庾县知县请调斯缺、尚未准部覆之汤鼎烜老成稳练,堪以调署。”光绪十九年(1893)二月初六日《申报》第7153号《举直措枉》:“丰城县知县汤鼎烜。”

[11]秦国经主编《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27》第320页,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。

[12] 虎头痴后收藏《名人翰札墨迹》,台湾艺文印书馆1976年。

[13] 张作兴主编《船政文化研究》第8182页,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2006年。


本文收稿日期为2021-11-09

本文发布日期为2021-11-11

点击下载附件: 2239汪少華:俞樾書信七位收件人姓名的確認.docx

下载次数:5

分享到:
学者评论

Copyright 2008-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: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:200433 

 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