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。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,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:
字体大小:放大 缩小 原始字体
抱小:《影弘仁本〈文館詞林〉》之闕題殘篇校理
在 2021/10/14 20:03:04 发布

《影弘仁本〈文館詞林〉》之闕題殘篇校理

 

(首發)

抱小


《影弘仁本〈文館詞林〉》[1]有一卷次不明之闕題殘篇,自羅國威《日藏弘仁本<文館詞林>校證》[2]錄出釋文後,十幾年來先後都有學者作過研究。[3]而斷句及校勘方面自當以新近發表的蔣曉光《日藏馬融<上林頌>殘篇校勘及考證》[4]一文所獲為多。但比較遺憾的是,除羅國威之外,很少有人真正利用殘篇之原圖版,而多以羅氏之釋文為據,故羅氏之所誤釋者,後之學者多一一仍之而未改。

我於近日始得獲見《影弘仁本〈文館詞林〉》一書,乃不量庸昧,私作札記數條,以就正於讀者。

為研究方便,先將羅國威所作的釋文抄在下面:

上闕之忠言,既覽斯而淹思兮,復動軫而南轅。徑造舟之飛梁兮,迄廣成之囿園。徒察夫坰野之窊廅,汙閼䫞寥。曠蕩陵夷,連延唐茫。儻莽卷阿曲,阜高原顯敞。遙望藐觀,杳冥勿罔。獸如流川,鳥如浮雲。日未移景,人馬未勤。獲車已實,紆軫而旋。雖云蒐狩三驅之法,亦有凶荒殺禮之文。諸夏未徧被鴻獎之澤,而獨惠此封圻之六軍。竊懼聞管籥之音,見旄之美者,有舉疾首頞之怨,不皆欣然,願此遊田,鄙人固陋,亦私惑焉。”主人曰:“吁,子所謂中闚駮,見前蔽後,識左暗右。以震㝢燕雀之知,度鸞皇之意,猶坎井鼃黽之思,筴蛟龍之謀。從下億天,十不中千者也。往者盜竊寶璽,覆國殲家。元惡大憞,猾夏亂華。鯨鯢九嬰,封豕長馳,剝落天下,虔劉普加。億兆夷人,天昏禮瘥,十有一存,離析奔波。於是皇矣上帝,臨下有赫,鑒觀四方,求人之瘼。乃眷南顧,新野是宅。然後光武乘天機,運玉衡,建參旗,攬攙槍,操篲拂,曳長庾,掃彼四野,芟夷九區,拯斯人於沉溺,復太祖之弘基,至於永平,明光上下,來遠以文,崇德偃武,經始靈臺,路寢在後,躬化正本,孝友三五。建初郁郁,增脩前緒,班固司籍,賈逵述古,崔駰頌征,傅毅巡狩,文章煥爛,粲然可覩。自時厥後,以續妣祖,弈葉載德,不忝神符。文獻之士,設於眾寡。三九之輔,必乎儒雅,茂才尤異。鄉舉之徒,實署經行,課試圖書,不論蒐狩,不講獮苗,為日久矣。故有言穰苴孫吳之法,宋翟李牧之守者,謂之末技賤工,不容於州府。有論成荊孟賁之斷,不詹狼瞫之惈毅者,謂之戇越。訬擯棄於鄉部。是以託病辭干戈,避扞禦者以增名益高。前時議所與見危內顧,臨難奔北者,謂之明哲全身,獲福利於後。故魑魅魍魎,陸梁乎梁并,夔虛鬼蜮,涫沸乎徐楊。隅郄蛛蝥,蠢動于蠻荊,王師數敗績,困憊乃克征。方今聖朝遠度,深惟圖難為大,必於細微,存不忘亡,安不忘危,不教人戰,孔子所譏。故以農部下闕


下面,再把蔣曉光所作之釋文(誤字以圓括號“()”標識,改正、補入者以方括號“[]”標識),也抄在下面:

……之忠言。既覽斯而淹思兮,復動軫而南轅。徑造舟之飛梁兮,迄廣成之囿園。徒察夫坰野之窊廅汙閼,䫞寥曠蕩。陵夷連延,(唐)[]茫儻莽。卷阿曲阜,高原顯敞。遙望藐觀,杳冥勿罔。獸如流川,鳥如浮雲。日未移景,人馬未勤。獲車已實,紆軫而旋。雖云蒐狩三驅之法,亦有凶荒殺禮之文。諸夏未徧被鴻獎之澤,而獨惠此封圻之六軍。竊懼聞管籥之音,見[]旄之美者,有舉疾首(慼)[]頞之怨,不皆欣然願此游田。鄙人固陋,亦私惑焉。”

主人曰:“吁!子所謂(䇶)[]中闚駮,見前蔽後,識左暗右。以(震)[]㝢燕雀之知,度鸞皇之意,猶坎井鼃黽之思,策蛟龍之謀。從下億天,十不中(千)[]者也。往者盜竊寶璽,覆國殲家。元惡大憞,猾夏亂華。鯨鯢九嬰,封豕長(馳)[],剝落天下,虔劉普加。億兆夷人,天昏禮瘥,十有一存,離析奔波。於是皇矣上帝,臨下有赫,鑒觀四方,求人之瘼。乃眷南顧,新野是宅。然後光武乘天機,運玉衡,建參旗,攬(攙)[]槍,操篲(拂[],曳長(庾)[]掃彼四野,芟夷九區。拯斯人於沉溺,復太祖之弘基,至于永平,明光上下,來遠以文,崇德偃武,經始靈臺,路寢在後,躬化正本,孝友三五。建初郁郁,增修前緒,班固司籍,賈逵述古,崔駰頌征,傅毅巡狩,文章煥爛,粲然可覩。自時厥後,(以)[]續妣祖,(弈)[]葉載德,不忝神符。文獻之士,(設)[]於眾寡。三九之輔,必乎儒雅。茂才尤異,鄉舉之徒,實署經行,課試圖書。不論蒐狩,不講獮苗,為日久矣。故有言穰苴、孫吳之法,宋翟、李牧之守者,謂之末技、賤工,不容於州府。有論成荊、孟賁之斷,(不)[]詹、狼瞫之惈毅者,謂之戇[]、越,擯棄於鄉部。是以託病辭干戈,避扞禦者以增名,益高前時議所與;見危內顧、臨難奔北者,謂之明哲全身,獲福利於後。故魑魅魍魎,陸梁乎梁并;夔虛[]鬼蜮,涫沸乎徐楊;(隅郄)[𧍕]蛛蝥,蠢動于蠻荊。王師數敗績,困憊乃克征。方今聖朝遠度,深惟圖難為大,必於細微。存不忘亡,安不忘危。不教人戰,孔子所譏。故以農(部)[]……

因為《影弘仁本〈文館詞林〉》一書較為罕見,現將殘篇之圖版全列於下,以省讀者尋覓之苦及翻檢之勞。

此殘篇共四十八行,每行十三字,其中第一行首字殘損,另第二十九行“郁”字下有重文符號。

下面就是我們讀殘篇的意見,主要是解釋其中的幾個聯綿詞,敬請讀者正謬。

1.窊廅汙閼


“窊廅汙閼”,諸家無說。檢馬融《長笛賦》有“窳圔窴赧”語,李善注:“窳圔,聲下貌。”“窳”字,他本並作“窊”,當從之。[5]案《集韻》:“圔,窊圔,聲下貌。”其字亦作“窊”。又《長笛賦》云“運裛窏洝,岡連嶺屬”,李善注:“運裛,迴旋相纏也。窏洝,卑下也。[6]窏,於孤切,洝,音按。”[7]

則殘篇之“窊廅汙閼”,其音義與《長笛賦》之“窊圔”“窏洝”相同,皆卑下之義。

2.䫞寥曠蕩

䫞寥”,諸家無說。案《高唐賦》有“俯視崝嶸,窐寥窈冥”語,李善注:“窐寥,空深貌。,苦交切。”“窐”,王念孫據李善音“苦交切”,認為:

字本作“”,從穴羔聲,“窯寥”疊韻字也。《集韻》:“窯,邱交切(邱交與苦交同音),窯寥,空寂。”是其明證矣。[8]

王說甚是。我們認為殘篇之“䫞寥”即《高唐賦》之“窐<>寥”, “䫞”、“窐<>”並從“羔”得聲,例可相通。“䫞寥”乃空寂之貌,故得與“曠蕩”連文。

3.唐茫儻莽

蔣曉光認為“唐茫”不通,遂疑“唐”為“浩”之誤。案“唐茫儻莽”四字皆為陽部字,為疊韻,則“唐”必非誤字。殘篇以“唐茫儻莽”四字連文,猶《七發》之“寂漻薵蓼”、《風賦》之“被麗披離”、《子虛賦》之“罷池陂陀”、《上林賦》之“崴磈㟪廆”、“偨池茈虒”,皆為同一構詞形式,即所謂“文重詞複以形容之”[9] 耳。

檢《文選•王褒<洞簫賦>》云“彌望儻莽,聯延曠盪”,李善注:“儻莽、曠盪,寬廣之貌。”則“唐茫”亦應為廣大之貌。案《漢書·揚雄傳》“平原唐其壇曼兮”,王念孫引《說文》“唐,大言也”及《白虎通義》曰“唐,蕩蕩也。蕩蕩者,道德至大之貌也。”認為“‘唐’爲廣大之名”,[10]可從。字或作“碭”,《淮南子•本經》“當此之時,玄元至碭而運照”,高誘注云:“碭,大也。盛德之君,恩仁廣大,遍照四海也。”字又作“𥯕”、“蕩”等。

又《莊子•天下》云“以謬悠之說,荒唐之言,無端崖之辭,時恣縱而不儻,不以觭見之也”,成玄英疏云:“荒唐,廣大也。” 是“唐茫”、“荒唐”其語雖有倒正,而其義則相同。

4.杳冥勿罔

 “勿罔”,諸家無說。案王延壽《魯靈光殿賦》云“屹鏗瞑以勿罔,屑黶翳以懿濞”,李善注:“勿罔,不審貌……特出而高,故視之不明,望之不審。”又馬融《廣成頌》云“徒觀其坰場區宇,恢胎曠蕩,藐敻勿罔,寥豁鬱泱,騁望千里,天與地莽”。“勿”與“忽”、“罔”與“怳”音皆相近。《莊子•天地》云:

黃帝遊乎赤水之北,登乎崑崙之丘而南望,還歸,遺其玄珠。使知索之而不得,使離朱索之而不得,使喫詬索之而不得也。乃使象罔,象罔得之。

《淮南子•人間》作:

故黃帝亡其玄珠,使離珠、攫[11]剟索之,而弗能得之也,於是使忽怳而後得之。

高誘注云:

忽怳,黃帝臣也。忽怳,善忘之人

是“象罔”、“忽怳”應為一人,“象”、“忽”蓋因形近以致異;而“罔”、“怳”則因音近以致異。所以“勿罔”即“忽怳”。亦作“忽荒”、“忽恍”、“忽慌”。[12]其義則為似有似無,模糊不分明。如《老子》云:“是謂無狀之狀,無象之象,是謂忽怳。”賈誼《鵩鳥賦》:“釋智遺形,超然自喪;寥廓忽荒兮,與道翱翔。”劉孝標《辯命論》:“而其道密微,寂寥忽慌,無形可以見,無聲可以聞。”皆是此義。

又作“慌忽”、“慌惚”,如《陳書·高祖紀上》:

惟昔上古,厥初生民,驪連、栗陸之前,容成、大庭之代,並結繩寫鳥,杳冥慌忽,故靡得而詳焉。(《南史·陳本紀上》文同)

《梁書·武帝上》:

惟昔邃古之載,肇有生民,皇雄、大庭之辟,赫胥、尊盧之后,斯並龍圖鳥跡以前,慌忽杳冥之世,固無得而詳焉。(《南史·梁本紀上》作“慌惚”)

案上博簡四《曹沫之陣》簡63下有鬼神𨋊武,非所以教民”語,“𨋊武”,陳劍先生以爲“𨋊”從“勿”得聲,“𨋊武”當讀爲聯綿詞“忽芒”等,簡文“鬼神忽芒,非所以教民”,言鬼神無形無像,其事難以憑據,非所以教民。[13]應該可信。朱起鳳《辭通》又引揚雄《太玄經》“鬼神耗荒,想之無方;無冬無夏,祭之無度”,認為“耗荒”與“忽怳”也是同一語詞的不同書寫形式,顯然也是可從的。或以“𨋊武”之“𨋊”當釋為“軫”字,[14]恐不可從。

5.天昏禮瘥

羅國威《校證》錄殘篇之釋文云“億兆夷人,天昏禮瘥,十有一存,離析奔波”,以後諸家於“天昏禮瘥”一詞皆無說。檢所謂的“天昏禮瘥”,影本作:

其中的字與同篇的“天”作:,有明顯之差異。應釋為“夭”,案俗書“夭”字作此形者習見,如:

潘重規《敦煌俗字譜》,石門圖書公司,1978年,60頁。

臧克和《漢魏六朝隋唐五代字形表》,南方日報出版社,2011年,261頁。

亦非“礼(禮)”字,明為“札”字。故所謂的“天昏禮瘥”應改釋作“夭昏札瘥”。案《國語·周語下》云:

然則無夭昏札瘥之憂,而無飢寒乏匱之患,故上下能相固,以待不虞,古之聖王唯此之慎。

韋昭注云:

短折曰夭。狂惑曰昏。疫死曰札。瘥,病也。

可知殘篇乃摭《周語》以為文。後讀相關文獻,知道吳金華先生早已指出應作“夭昏札瘥”,[15]但吳先生未作過多的字形方面的論述,拙說權作補充。

6.芟夷九區

殘篇云“掃彼四野,芟夷九區”,案句本諸班固《答賓戲》“方今大漢洒埽羣穢,夷險芟荒”。晉灼注曰:“發,開也。”據晉灼注,王念孫認為:

正文作“夷險發荒”可知,“發”者”之借字也。“癹”“發”聲相近(《玉篇》癹,匹葛、扶葛二切),故“癹”通作“發”,“癹”亦夷也。《説文》“癹,以足蹋夷艸”,引《春秋傳·隱六年》曰“癹夷藴崇之”是也,諸本作“芟”,葢即“癹”之誤。又案晉灼注《漢書》而訓發爲開,則《漢書·敘傳》亦必作“發荒”,今本《敘傳》作“芟”葢亦“癹”之誤。[16]

案王說甚辯,段玉裁注《說文》,[17]說與王念孫同。殘篇作,是“芟”字,現在我們以王、段之說為據,認為殘篇“芟夷九區”應為“芟<>夷九區”。

7.隅郄蛛蝥

“隅郄”,蔣曉光疑應作“𧍕蜋”。案“郄”字圖版作,嚴格隸定為“𨛠”,異體或作“郄”,又作“”,[18]皆即“郤”字,同“隙”檢《文館詞林》卷347引崔駰《北征頌》云:

豈徒IMG_256(敧/攲)嶇隅隙之間,苟自逸如此而已乎?[19]

IMG_256IMG_257

又《晉書•劉頌傳》:“害法在犯尤,而謹搜微過,何異放兕豹于公路,而禁鼠盜于隅隙。”劉勰《文心雕龍•序志》:“各照隅隙,鮮觀衢路。”皆言“隅隙”,可以比照。

“隅𨛠(郄/-隙)蛛蝥”,與上文之“震()()燕雀”、“坎井鼃黽”構詞方式相同,謂角落縫隙的蜘蛛。故無需校改,文自可通。

此外,尚有一處諸家斷句之誤需要糾正。即“方今聖朝遠度,深惟圖難為大,必於細微”這句,檢《後漢書·鄭孔荀列傳第六十》云:

故明德之君,遠度深惟,棄短就長,不苟革其政者也。

又《老子》云“圖難於易,為大於細”,此殘篇顯然本諸《老子》,故當斷句為:

方今聖朝,遠度深惟,圖難為大,必於細微。

又殘篇中如“凶荒殺禮”、“元惡大憞”、“億兆夷人”、“存不忘亡,安不忘危”、“不教人戰”,皆為傳世文獻所習見,檢索即知,此文略諸。

最後,在學者們校勘及考證之基礎上,再根據本文的考論,我們重作釋文如下(通假字以“()”標識,改正者以“<>”、補入者以“【】”標識)

□之忠言。既覽斯而淹思兮,復動𨋎(軫)而南轅。徑造舟之飛梁兮,迄廣成之囿園。徒察夫坰野之窊廅汙閼,䫞寥曠蕩。陵夷連延[20]唐茫儻莽。卷阿曲阜,高原顯敝[21]<>。遙望()[22],杳冥勿𠕀(罔)。獸如流川,鳥如浮雲。日未移景,人馬未勤。獲車已實,紆𨋎(軫)而旋。雖云蒐狩三驅之法,亦有凶荒殺禮之文。諸夏未徧被鴻獎之澤,而獨恵(惠)此封圻之六軍[23]。竊懼聞管籥之音,見【羽】旄之美者,有舉疾首、蹙[24]頞之怨,不皆欣然,Q(MTCA_$E%F~3OFSOPU0]_8(願)此(遊)田。鄙人固陋,亦私惑焉。”

主人曰:“吁!子所謂䇶[25]<>𨶳(闚/窺)駮,見前蔽後,識左暗右。以()()燕雀之知(智),度鸞皇之意,猶坎井鼃黽之思,䇲(筴-策)蛟龍之謀。從下億天,十不中千者也。往者盜竊寶璽,覆國殲家。元惡大憞,猾夏亂華。鯨鯢九嬰,封豕長馳</>[26],剝落天下,虔劉普加。億兆夷人,夭昏札IMG_256(瘥),十有一存,離折<>奔波。扵(於)是皇矣上帝,臨下有赫,鑒(監)觀四方,求人[27]𢊗<>。乃眷南頋(顧),新野是宅。然後光武乗(乘)天機,運玉衡,建參旗,攬攙搶(槍),操篲()拂(茀//孛),曳長庚[28],掃彼四野,芟<>夷九區,拯扵(於)沉溺,復太祖之弘基,至于永平,眀()光上下,来來)遠以文,崇德偃武,經始靈臺,路寢在後,躬化正本,孝友三五。建初郁=(郁郁),增前緒,斑(班)固司籍,賈逵述古,崔駰頌征,傅毅巡狩,文章煥爛,粲然可覩。自時厥後,以()續妣祖,弈()葉載德,不忝神符。[29]文獻之士,設<>扵(於)眾寡。三九之輔,必乎儒雅。茂才尤異,鄉舉之徒,實署經行,課試圖書。[30]不論蒐狩,不講獮苗,為日久矣。故有言穰苴、孫吳之法,宋翟、李牧之守者,謂之未[31]<>技、賤工,不容扵(於)州府。有論成荊、孟賁之斷,[32]、狼瞫之惈毅者,謂之【燕】戇、越訬,擯弃(棄)扵(於)鄉部。是以託病辝(辭)干戈、避扞禦者,以增名益高【於】前,時議所與;見2{TXPKPGEFP[97RUJT}TKZF(危)內頋(顧)、臨難奔北者,謂之明哲全身,獲福利扵(於)後。故魑鬽(魅)(魍)【魎】,陸梁乎梁并;夔虛()鬼蜮,涫沸乎徐楊;隅𨛠(郄/-隙)蛛蝥,蠢動扵(於)蠻荊。王師數敗績,困憊乃克征。方今聖朝,遠度深惟,圖難為大,必扵(於)細微。存不忘亡,安不忘危。不教人戰,孔子所譏。故以農部

殘篇以言、轅、園為韻(元部平聲);蕩、莽、敞、罔為韻(陽部上聲);、雲、勤、、文、軍為韻(川[33]、旋為元部平聲,其餘文部平聲,文元合韻);、然、、焉為韻(田為真部平聲,其餘元部平聲,“怨”,古讀平聲[34]),真元合韻);後、為韻(後為魚部上聲、右為之部上聲,魚之合韻[35]);知(智)為韻(“知(智)”為支部去聲、“意”為之部去聲,支之合韻[36]);思、謀為韻(之部平聲);天、千為韻(真部平聲);家、華為韻(魚部平聲);馳</>、加、瘥、波為韻(歌部平聲);赫、𢊗<>、宅為韻(鐸部,入聲);衡、槍、庚為韻(陽部平聲);區、基為韻(“區”為魚部、“基”為之部,魚之合韻[37]);下、武、後、五、緒、古、狩、覩、祖、符、寡、雅為韻(“狩”為幽部上聲、其餘魚部上聲(“符”為平聲),幽魚合韻);徒、書、苗為韻(“苗”為宵部平聲、其餘魚部平聲,魚宵合韻[38]);府、部、與、後為韻(魚部上聲);并、、荊、征為韻(“楊”為陽部平聲、其餘耕部平聲,耕陽合韻[39]);惟、微、危、譏為韻(微部平聲[40])。

 

附記:

蒙友人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徐浩先生、復旦大學季忠平先生、日本海老根量介先生分別惠賜相關資料,小文乃得以形成,謹此致謝!

2019924日初稿

2021106日定稿

 

 

 

 



[1]《影弘仁本〈文館詞林〉》,日本東京古典研究會,昭和44(1969),第466-467頁;又董康影印高野山正智院所藏弘仁鈔本,日本慶應義塾大學圖書館館藏書,分綫裝十二冊。

[3] 如姜維公:《<文館詞林>闕題殘篇考證》,《古籍整理研究學刊》20041期;許雲和:《日藏弘仁本<文館詞林>卷次不明之闕題殘篇考辨》,《古籍整理研究學刊》20075期;吳金華、崔泰勛:《日藏弘仁本<文館詞林>整理研究芻議》,文載《中國學研究》(第八辑),濟南出版社,2006年;又收入吳金華:《古文獻整理與古漢語研究續集》,鳳凰出版社,2007年;王曉平:《日藏弘仁本<文館詞林>訛字類釋》,《西華師範大學學報(哲學社會科學版)》20176期;吳從祥:《<日藏弘仁本文館詞林>殘篇考辨》,《咸陽師範學院學報》20183期。

[4] 蔣曉光:《日藏馬融<上林頌>殘篇校勘及考證》,《文獻》20195月第3期,第43-54頁。

[5] 參劉躍進:《文選舊注輯存》(第六冊),鳳凰出版社,2017年,第3407頁。

[6] 引者案:“卑下也”,尤袤本作:“卑曲不平也。”

[7] 劉躍進:《文選舊注輯存》(第六冊),第3371頁。

 

[9] 參王念孫:《讀書雜志·餘編》“寂漻薵蓼”下,江蘇古籍出版社,2000年,第1061頁。

[11] “攫”字依王念孫說。參王念孫:《讀書雜志·淮南子》,江蘇古籍出版社,2000年,第931-932頁。

[12] 參朱起鳳:《辭通》(上冊),長春古籍書店,1982年,第1541頁。

[13] 陳劍:《上博竹書〈曹沫之陣〉新編釋文》,收入陳劍《戰國竹書論集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2013 年,第123頁小注4

[14] 詳細的討論,可參王凱博:《出土文獻資料疑義探研》,吉林大學2018年博士學位論文,指導教師:林澐教授,90-92頁。

[15] 吳金華:《<文館詞林詞林校證>八議》,收入吳金華:《古文獻整理與古漢語研究續集》,鳳凰出版社,2007年,第294頁。

[16] 說見王念孫:《讀書雜志·餘編》“夷險芟荒”下,江蘇古籍出版社,2000年,第1065頁。

[17] 段玉裁:《說文解字注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1年,第68頁。

[18] 此字見於《周訓》簡202-203,《北京大學藏西漢竹書·叁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5年,第144頁。

[19] 羅國威:《日藏弘仁本<文館詞林>校證》,中華書局,2001年,第118頁;此篇之歸屬參吳金華、崔泰勛:《日藏弘仁本<文館詞林>整理研究芻議》,文載《中國學研究》(第八辑),又載吳金華:《古文獻整理與古漢語研究續集》,鳳凰出版社,2007年,第250-251頁。

[20] 連延,或作聯延,連綿、連續的樣子。《文選•王褒<洞簫賦>》:“彌望儻莽,聯延曠盪。”

[21] 此字與第14行“蔽”字所從之“敝”字同形,應為“敝”字,在殘篇中為“敞”之誤字。

[22] 案:藐亦遠也。參宗福邦等:《故訓匯纂》,商務印書館,2003年,第1982頁。重言之則為“藐藐”。如郭璞注《方言》:“藐藐,曠遠貌。”(華學誠:《揚雄方言校釋匯證》,中華書局,2006年,第867頁)。字通作“邈”。字又作“豤<>,枚乘《梁王菟園賦》“<>觀相物”,聞一多認為“豤”為“䫉”之訛,即“貌”字,讀為“邈”,遠也。見聞一多:《璞堂雜業·古文苑》,收入《聞一多全集》卷10,湖北人民出版社,1994年,第489-492頁。“貌觀猶言遠視”,說見蕭旭:《枚乘<梁王菟園賦>校補》,《上古漢語研究》(第3輯),商務印書館,2019年出版,第90-104頁)。此殘卷之“藐觀”與《梁王菟園賦》之“豤<>觀”同。

[23] 此云“諸夏未徧被鴻獎之澤,而獨恵(惠)此封圻之六軍”,“未徧被鴻獎之澤”,與《漢書·揚雄傳》“恐貧窮者不徧被洋溢之饒”,句法相似,又《資治通鑑》卷第二百四十三《唐紀》五十九云“鴻恩將布於天下而不行御前,霈澤徧被於昆蟲而獨遺崔發”,句法亦類。

[24] 檢影本作,即“蹙”字,羅國威釋文作“慼”,非。

[25] 䇶,姜維公疑為“”字。後來諸家皆從之。檢南朝·宋·劉義慶《世說新語·方正》:“王子敬數歲時,嘗看諸門生樗蒱,見有勝負,因曰:‘南風不競’,門生畢輕其小兒,乃曰:‘此郎亦管中窺豹,時見一斑。’”“管中窺豹”與殘篇云“䇶<>中闚駮”,其構詞形式及用意相近,則此“䇶<>與“管”義近。又《詞林》卷695《魏武帝論吏士行能令》有“論者之言,一似窺獸矣”,“筒”字與“䇶<>”同。吳金華先生謂“筒”當依《三國志·魏志·武帝紀》注引《魏書》作“管”。見吳金華:《古寫本<文館詞林>文字問題三議》,第274-275頁。又吳金華:《<文館詞林詞林校證>八議》294頁,恐未必是。

[26] 吳金華先生說,根據韻例和語例可定為“虵(蛇)”的誤字,“封豕長蛇”是來自《左傳》的成語。第256頁;又吳金華:《<文館詞林詞林校證>八議》第306;又參見王曉平:《日藏弘仁本<文館詞林>訛字類釋》,《西華師範大學學報(哲學社會科學版)》20176,13頁。

[27] 殘卷作“人”,乃避諱而改。參許雲和:《日藏弘仁本<文館詞林>卷次不明之闕題殘篇考辨》,《古籍整理研究學刊》20075期。案下文“不教人戰”,“人”亦本作“民”,此亦避諱而改字。參吳金華:《古文獻整理與古漢語研究續集》,第258頁。

[28] 檢影本作,即“庚”字,羅國威釋文作“庾”,非。

[29] “弈()葉載德,不忝神符”,語本《國語·周語》“奕世載德,不忝前人”,“葉”即“世”的避諱字。

[30] 此段標點,參吳金華:《古文獻整理與古漢語研究續集》,第258頁。

[31] 此字與第6行“未”字同形,應為“未”字,在殘篇中為“末”之誤字。

[32] 蔣曉光認為,“不詹”當作“叔詹”,人名。“叔”字或在傳抄中僅剩“尗”,與“不”字形近致誤。

[33] “川”漢代屬元部,按照韻例,“川”字亦可不入韻。

[34] 王力:《古無去聲例證》,收入王力《龍蟲並雕齋文集》(第三冊),中華書局,1982年,第107頁。

[35] 可參《易林韻譜》,載羅常培、周祖謨:《漢魏晉南北朝韻部演變研究》,中華書局,2007年,第152頁、第271頁。

[36] 可參《易林韻譜》,第281頁。

[37] 可參羅常培、周祖謨:《漢魏晉南北朝韻部演變研究》,第132頁;《易林韻譜》,第271頁。

[38] 可參羅常培、周祖謨:《漢魏晉南北朝韻部演變研究》,第97頁、第149頁、第151頁。

[39] 可參《淮南子、易林韻譜》,第188-189、第196頁、第260頁、又《易林韻譜》,第290頁。

[40] “危”為微部字,參何九盈:《古韻三十部歸字總論》,收入何九盈:《音韻叢稿》,商務印書館,2004年,第76頁。但也有古音學家將“危”字歸為歌部,參王念孫:《讀書雜志》“劉氏危”下,江蘇古籍出版社,2000年,第81頁。各有道理,古音歌部與脂微二部音亦近,參陸志韋:《古音說略》,《陸志韋語言學著作集(一)》,中華書局,1985年,第90頁。銀雀山漢簡《守法守令等十三篇》中有“危”與“悲”為韻之例(見《銀雀山漢墓竹簡·壹》,文物出版社,1985年,第132頁)。


本文收稿日期为2021年10月14日

本文发布日期为2021年10月14日

点击下载附件: 2232抱小:《影弘仁本〈文館詞林〉》之闕題殘篇校理.docx

下载次数:10

分享到:
学者评论

Copyright 2008-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: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:200433 

 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