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。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,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:
字体大小:放大 缩小 原始字体
吳鎮烽:戰國秦印“飤廚卬章”釋讀
在 2016/8/30 17:12:22 发布

 

 

 

 

戰國秦印“飤廚卬章”釋讀

(首發)

吳鎮烽

陝西省考古研究院 

 

  “飤廚卬章”是戎壹軒主人新獲的一枚古印,據云出於渭河。半環狀鼻鈕,印牆上有收分,近鈕處呈壇臺狀。邊長21.8、寬21.4、高15.2、内孔徑6、鈕寬10毫米。通體銹色緑褐參差,品相上佳。印面有田字格,印文左讀,四字爲“飤廚卬章”(圖一)。

 

飤廚璽2

 

飤廚璽1

 

飤廚璽3

 

周曉陸先生對該印進行了研究,認爲“此印文字字體接近小篆,早於比較成熟的摹印篆,字體略長,風格比較圓融,字迹没有充填滿字格,它相對要早於‘高章宦丞’、‘高章宦者’、‘麗山飤官’等泥封文字。從該印章的印體分析,要早於統一的秦王朝向西漢初期過渡時,公印的印牆較直,印的上部壇臺狀的感覺消失等等特徵。所以,此印的時間當斷爲秦統一前爲宜,或在戰國秦由櫟陽移都咸陽之時。”筆者贊同周先生的意見,但周先生將印文讀爲“卬章飤廚”,並認爲“卬章”是不見於文獻記載的“卬章宮”[1]則不可取。筆者認爲印文應左讀爲“飤廚卬章”。“飤廚”爲官署名,即飤官(食官)屬下的廚官的簡稱。

  飤官,掌管飲食的官署。《漢書·百官公卿表上》:“奉常,秦官,掌宗廟禮儀,有丞。景帝中六年更名太常屬官有太樂太祝、太宰、太史、太卜、太醫六令丞,又均官都水兩長丞,又諸廟寢園食官令長丞。”《漢書補注》錢大昭曰:“《漢舊儀》食官令,秩六百石,丞一人。”又《漢書·百官公卿表上》:“少府,秦官,掌山海池澤之税,以給共養,有六丞。……又中書謁者、黄門、鉤盾、尚方、御府、永巷、内者、宦者八官食丞。”秦陶文、秦封泥有“麗山飤官”;漢鼎銘文有“長樂飤官”。

“廚”乃廚官之省。廚官設有令丞。《漢書·百官公卿表上》:“詹事,秦官,掌皇后、太子家,有丞。屬官有太子率更、家令丞,僕、中盾、衛率、廚、廐長丞……諸宦官皆屬焉。”秦印章有“弄狗廚印”、“旃郎廚丞”[2]。西漢有銅印“廚印”、“中廚印信”[3],這些都是廚官的官署和官員的印信。

“卬”是“抑”的本字,義爲按抑、壓抑。曾伯簠的“抑燮繁陽”和梁伯戈的“抑鬼方蠻”,“抑”均作“卬”。《淮南子·齊俗訓》:“若璽之抑埴,正與之正,傾與之傾。”許慎注:“璽,印也;埴,泥也。印正而封亦正也。”“抑埴”就是抑壓封泥、抑壓陶坯。

其實,“卬(抑)”和“印”本爲一字之分化。羅振玉在其《增訂殷虛書契考釋》中說:“卜辭‘印’字從爪從人跽形,像以手抑人使之跽。其誼如許書之抑,其字形則如許書之印,……予意許書印、抑二字古爲一字,後世之印信,古者謂之璽節,初無印之名。”“印本訓爲既爲按抑,後世執政以印施治,乃假按印之印字爲之,反印爲抑,殆出晚季,所以別於印信字也。”《馬王墩漢墓帛書·老子甲本·德經》:“高者印之。”今本《老子》第七十七章作“高者抑之”是其明證。

“章”,本指文彩,花紋。《書·皋陶謨》:“天命有德,五服五章哉。”孔傳:“尊卑彩章各異。”《詩·小雅·六月》:“織文鳥章,白旆央央。”鄭玄箋:“鳥章,鳥隼之文章。”《周禮·考工記·畫繢》:“青與赤謂之文,赤與白謂之章。”“章”也指印章,是璽印的一種名稱。璽印稱“章”也是取義其抑印的圖案文字如鳥隼之華美文章。《文選·陸機《<漢高祖功臣頌>》:“跨功踰德,祚爾輝章。”李善注:“章,印章也。”《初學記》卷二十六引《漢舊儀》:“丞相、將軍,黃金印,龜紐,文曰章,……一千石、六百石、四百石,銅印鼻紐,文曰印。”戰國時期,無論官、私所用印章都稱“璽”,一般寫作“鉨”,不分等級尊卑。秦統一六國後,“璽”才爲帝王專用,其他官員稱“印”或“章”。“抑章”,就是按捺圖章之義。殷墟出土的商代晚期的一枚銅璽,田字格,璽文四字,李學勤先生釋爲“Snap1旬卬直”。“卬直”讀爲“抑埴”,也就是《淮南子·齊俗訓》所說的“抑埴”。此印的“抑章”等同於彼璽的“抑埴”,所以“飤廚抑章”的涵義就是飤廚之璽、飤廚印章。此印文自名爲“章”說明戰國晚期璽印也開始用“章”作爲名稱。

此印章屬於官署印,即官署的公用印章,是各級官署行使權力的憑證。印文只具官署名,不列官職名,如:“少府”、“大官飤室”、“中廚印信”、“咸陽亭印”等[4]。官名印是頒發給做官本人的璽印,是官員行使權力的憑證。印文具有官職名稱,如:“奉常丞印”、“四川太守”、“灋丘左尉”、“咸陽亭丞”等[5]。“飤廚卬章”是某宮室或陵苑飤官屬下的廚官的公用印章。

  “飤廚卬章”璽印的發現,具有重要的意義,1、說明戰國時期璽印不但自稱“鉨(璽)”,也自稱“章”。2、“飤廚卬章”銅印可以作爲戰國晚期秦國官署印的標準器,印文文字跌宕率意,結體略長,風格圓融,是這一時期的標準字體。3、傳世文獻有飤官和廚官的記載,出土文物也有飤官、廚銘文,但其但其統屬關係不明確,“飤廚卬章”銅印的發現補苴了文獻之不足,爲研究秦是提供了重要的資料。

 

2016829

 

 

[1] 周曉陸:《秦印“卬章飤廚”初读》,2016819日微信。

[2] [3] 見羅福頤:《秦漢魏晋南北朝官印徵存》,文物出版社,北京1987年。

[4] [5] 周曉陸、路東之:《秦封泥集》,三秦出版社,西安2000年。楊廣泰:《新出封泥彙編》,西泠印社出版社,杭州2010.

 

 

 




本文收稿日期爲2016年8月30日。

本文發佈日期爲2016年8月30日。



点击下载附件: 1696吳鎮烽:戰國秦印“飤廚卬章”釋讀


分享到:
学者评论

Copyright 2008-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: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:200433 

 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 

總訪問量:3963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