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。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,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:
字体大小:放大 缩小 原始字体
抱小:安大簡《仲尼曰》小札一則
在 2022/9/6 17:28:58 发布

安大簡《仲尼曰》小札一則

 

(首發)

抱小

 

近出《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(二)》收錄的《仲尼曰》簡8有下引文句:

君子見善㠯(以)思,見不善㠯(以)戒。[1]

整理者指出此條簡文與《論語·里仁》“見賢思齊焉,見不賢而內自省也”句相近,又說“戒”與“自省”意思相近。又引邢昺《疏》:“此章勉人為高行也。見彼賢則思與之齊等,見彼不賢則內自省察,得無如彼人乎!”

案清華簡(陸)《管仲》簡1-2有下引一段話(釋文用寬式):

齊桓公問於管仲曰:“仲父,君子學與不學,如何?”管仲答曰:“君子學哉,學烏可以已?見善者焉,見不善者戒焉。君子學哉,學烏可以已?”

顯然,安大簡《仲尼曰》的“君子見善㠯(以)思,見不善㠯(以)戒”與清華簡《管仲》的“見善者焉,見不善者戒焉”極為相近。

“見善者,見不善者戒焉”,清華簡整理者是這樣注釋的:

,讀為“墨”,《太玄·盛》“盛不墨”,司馬光集注:“法也。”在此為動詞,意為效法。焉,此處用作指示代詞,與“之”同。

,《說文》:“警也。”《論語·里仁》:“見賢思齊焉,見不賢而內自省也。”上博簡《從政》:“君子聞善言,以改其言;見善行,納其身焉,可謂學矣。”[2]

整理者對於”字的解釋,網上的學者們大多都不信從,他們各自提出了自己的新見,如將“”讀為“牧”、“敏”、“謀”“誨”、“侔”、“慕”等。[3]又子居引《管子·弟子職》“見善從之,聞義則服”為證,認為“字或當讀為“服”[4]。後來台灣學者高榮鴻先生又提出“或可讀為“副”,“副”應訓作“相稱”,例如《漢書·禮樂志》:“哀有哭踊之節,樂有歌舞之容,正人足以副其誠,邪人足以防其失。”簡文“見善者副焉,見不善者戒焉”意謂“見善者與他們相符,見不善者則以他們為警戒”。[5]

現在安大簡《仲尼曰》有相近的語句,這可能為解決清華簡《管仲》的“”字帶來一些希望。

之前“海天遊蹤”先生在《清華六〈管仲〉初讀》的回帖中曾說:

本來我也曾考慮讀為謀,墨誨謀可以相通,《左傳·襄公四年》:“咨難為謀”,但與戒不能相配,總體來說,還是整理者的意見好。[6]

現在看來,“”的確有可能讀為“謀”,二字古音極近。如《呂氏春秋·任數》“嚮者煤炱入甑中”,《孔子家語·在厄》作“埃墨”[7]。《周易·繫辭》“或默或語”,“默”,馬王堆帛書作“謀”,是其例證。而“謀”和“思”正好是同義的關係。《爾雅·釋言》:“謀,心也。”王引之云:

……《釋詁》曰:“惟、慮、謀也。”又曰:“惟、慮,思也。”又曰:“靖,謀也。”《方言》曰:“靖,思也。”是“思”與“謀”亦同義。《爾雅》訓“謀”為“心”,“心”即“思”也。郭誤以為“身心”之“心”而釋之曰:“謀慮以心。”則迂回而失其本指矣。[8]

檢《方言》卷一云:

鬱悠,懷,惄,惟,慮,願,念,靖,慎,思也。晉宋衛魯之間謂之鬱悠。惟,凡思也;慮,謀思也;願,欲思也;念,常思也。東齊海岱之間曰靖;秦晉或曰慎,凡思之貌亦曰慎,或曰惄。[9]

子雲以“謀思”來解釋“慮”字,可以參考。

又清華簡《管仲》的“見不善者戒焉”,我們同意整理者的意見:“焉,此處用作指示代詞,與‘之’同。”所以“戒焉”就是“戒之”。檢《睡虎地秦墓竹簡·為吏之道》簡三三貳-三六貳有下引語句:

戒之戒之,()不可歸;謹之謹之,謀不可遺;慎之慎之,言不可追。[10]

嶽麓秦簡《為吏治官及黔首》簡作:

戒之戒之,材不可歸;慎之慎之,言不可追;謹之謹之,謀不可遺。[11]

又漢·劉向《說苑•談叢》云:“謹勝禍,慎勝害,戒勝災。”也以“謹”、“慎”、“戒”相對為文,與秦簡《為吏之道》《為吏治官及黔首》相同。“戒”就是“戒慎、謹慎”的意思。如上博四《曹沫之陳》簡53A+60B有“必愼以戒,如將弗克”語、《孫子•九地》“是故其兵不修而戒,不求而得”,張預注云:“危難之地,人自同力,不修整而自戒慎。”皆可以為證。

綜上所述,我們認為《管仲》的“見善者(謀)焉,見不善者戒焉”,可以這樣理解:

看見善良則謀思(思與之齊等),看到不良則小心謹慎(想辦法避開)。

而《仲尼曰》的“君子見善㠯(以)思,見不善㠯(以)戒”,就是:

君子看見善良則加以思考(思與之齊等),看到不良則小心謹慎(想辦法避開)。

 

 

 



[1] 黃德寬、徐在國主編:《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(二)》,中西書局,2022年,“釋文注釋”部分,第44頁、第4849頁。

[2] 李學勤主編:《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(陸)》(下冊),中西書局,2016年,第113頁。

[3] 《清華六〈管仲〉初讀》,武漢大學簡帛網·簡帛論壇·簡帛研讀,

http://www.bsm.org.cn/foru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3348&extra=page%3D22016-4-17

[4] 子居:《清华简<管仲>韵读》,http://www.360doc.com/content/17/0114/01/34614342_622332100.shtml2017114日。

[5] 高榮鴻:《<清華陸·管仲>疑難字詞考釋與文獻探究》,第八屆出土文獻青年學者國際論壇會議論文,中興大學2019年,2019814日~817日。

[6] 《清華六〈管仲〉初讀》,武漢大學簡帛網·簡帛論壇·簡帛研讀,“海天遊蹤”,第28#,發表於2016-4-18http://www.bsm.org.cn/foru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3348&extra=&page=3

[7] 高亨:《古字通假會典》,齊魯書社,1989年,第444頁;又參王念孫:《讀書雜志》,江蘇古籍出版社,2000年,第10271028頁。

[8] 王引之:《經義述聞》,江蘇古籍出版社,2000年,第634635頁。

[9] 華學誠、王智群、謝榮娥、王彩琴:《揚雄方言校釋匯證》,中華書局,2006年,第3436頁。

[10] 《睡虎地秦墓竹簡》,文物出版社,1990年,第169頁。

[11] 陳松長主編:《嶽麓書院藏秦簡(壹-叁)釋文修訂本》,上海辭書出版社,2018年,第3738頁。


本文收稿日期为2022年9月6日

本文发布日期为2022年9月6日

点击下载附件: 2298抱小:安大簡《仲尼曰》小札一則.docx

下载次数:36

分享到:
学者评论

Copyright 2008-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: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:200433 

 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