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学术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2862|回复: 1

[北大简] 代發:北大簡《周馴》一個誤釋的應當讀為嬖的字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1-29 21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闻道神仙笑我 于 2015-11-29 23:20 编辑

    北大簡《周馴》十一月,說秦獻公有疾,召中敬子,然後說:“秦國之故,適有大喪,必從群“)”簡137

整理者隸定如此,認為是“孽”字,以為庶子陪葬(P138)。

    秦汉简薛和辟上部相似,這個字下部從“口”形(○形变来),當是辟字,這裡應該读为嬖。

    整理者因此也理解錯了本月訓的文意。下文說“為人君者,其【138】臣有罪,剴(豈)可而毋<赦>?罪猷有<赦>,而皇(況)無罪乎?無罪而強殺之,吾【139】弗忍也。”,顯然是要針對他喜歡的臣僕(即嬖),無罪還要殺死他們殉葬。《詩經·黃鳥》就反映這種情況。整理者後面又說“獻公最終廢除以庶于殉葬之制,仲敬子不僅不得為後,還可能因此而身死。”(P138頁),更是錯上加錯。本月份簡殘缺,很可能仲敬子是因為不聽親,而未選中繼位。

    而且字形上辟和孽是有一定區別的。“辟”字一定時期左邊多從“阜”形,多從三折筆(有例外),而“孽”字多是兩曲筆作“”形。北大簡該字是從“阜”形。

    相關字的字形如下:
    辟相關字:
本篇28 馬王堆·陰甲112 馬王堆遣冊一 287 張家山 引書36  奏谳书60 二年律令276

引書49(我們沒有窮盡,基本是少部份才從此)

 

    孽相關字二年律令361 )馬王堆·稱6下 二年律令340、341、361

 馬王堆·縱橫家書104、126

《張家山漢簡文字編》(P391)均將“孽”左上部摹為“阜”形,恐怕是不對的。其他一些文字編摹寫或者修圖也可能有這類的問題,書此待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又《倉頡篇》簡11:圄奪侵試,圄當讀為漁,侵漁古書常見。

 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30 01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
续貂

《周馴》11月的訓,開頭和其他幾月不太一樣,“用茲念也”後接“稱于《大雅》曰:“於乎小子,未智(知)臧否。” (簡135) 這段話整理者註釋時候不明就裡(P138)。

所謂“大雅”就是《詩經》的《大雅》,後面的“於乎小子,未智(知)臧否”,實際上出自《大雅·抑》篇,整理者因為不明所以標點為“於乎!小子未智(知)臧否”。因為不知道這句引自《大雅·抑》篇,所以註釋對“大雅”一詞解釋時牽扯《詩序》,對引詩也未能揭示。

 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

GMT+8, 2022-9-30 12:07 , Processed in 1.063329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