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
论坛 > 学术讨论
发帖|
看178812|回8|收藏
海天 看全部
2011-8-26 02:02

(一)

簡2「先夫(先大夫)之風(?)遺命」,遺字作,讀書會此釋正確可從。大概因為字形從「米」,與一般「遺」從「少」旁不同,遂有學者認為是「遝」字。「遝」字確實可以從「米」旁,但是字形上部不從「目」,釋為「遝」就失去字形的根據了。其實古文字「少」可訛變為「米」,如東周齊國銅器叔弓鎛和陳簋中的「」與「」為一字異體。裘錫圭先生認為是由「少」訛變為「米」,〈讀逨器銘文劄記三則〉《文物》2003.6 頁75。又見張富海《漢人所謂古文研究》45頁。

 

(二)

*(答)曰:【7】「亡(僕)之尚(掌)楚邦之正(政),(坐)(友)五人,立(友)七人,君王之所(以)命與所爲於楚【8】邦,必內(入)之於十(友)又厽(三)

*字作,讀書會認為:「字又見於《上博(六)·平王與王子木》簡1,字作,讀爲『遇』。本文可讀爲匹偶之『偶』。」董珊先生在此說的基礎上讀為「諏」,詢問也。筆者則讀為「叩」,問也。

謹案:《包山》258有「-藕)二●=共()」,也有「蓏(瓜)一●=共()」李家浩先生已指出同簡出現且寫法不同,「說明它們不是一字」(李家浩:《信陽楚簡中的“杮枳”》,《簡帛研究》第二輯,法律出版社,1996年9月,第7頁。)李家浩先生指出「」應釋為「藕」,這是「侯」部。「蓏一●=共」,《14種》119頁讀為「瓜」,這是魚部。而後來出現「

laojiwei1 看全部
2022-3-20 12:37
愚以为,坐友五人,立友七人。当是叶公智囊团的两组人马,具体应有分工。
海天 看全部
2012-2-20 08:00

張儒、劉毓慶:《漢字通用聲素研究》頁378【瓜與亡】、頁446【亡與方】有通假例證,可見「瓜」可以讀為「訪」。又上述頁378【瓜與亡】所引到的甲骨文例證,請見《新甲骨文編》555頁。
海天 看全部
2012-2-20 05:28

*)也可以考慮讀為「訪」,滂紐陽部,三等合口;「瓜」,見紐魚部,二等合口。聲紐相通例證如郭店簡《窮達以時》3號「河」當讀爲「河浦」,11號「告古」當讀爲「造父」,(袁國華:《郭店楚簡文字考釋十一則》,《中國文字》新廿四期141頁。李家浩:《讀〈郭店楚墓竹簡〉瑣議》,《中國哲學》第二十輯353-354頁。)「」從「古」聲,為見母,而「浦」為滂母,「父」為並母。《爾雅‧釋詁》:「靖,惟,漠,圖,詢,度,咨,諏,究,如,慮,謨,猷,肇,基,訪,謀也。」可見「諏」、「訪」二者義近,《清華‧皇門》8-9「我王訪良言於是【8】人」與簡文「君王之所(以)命與所爲於楚【8】邦,必內(入)(訪)之於十(友)又三」文意相近。

,
有鬲散人 看全部
2011-8-27 19:41

以戰國文字的奇詭,“與”簡省為“”是完全有可能的,“”再隸定為“”或“”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似不必將“”或“”求之過深。

 

,
12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