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学术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4374|回复: 8

[上博简] 《命》篇補釋兩則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8-26 02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(一)

簡2「先夫(先大夫)之風(?)遺命」,遺字作,讀書會此釋正確可從。大概因為字形從「米」,與一般「遺」從「少」旁不同,遂有學者認為是「遝」字。「遝」字確實可以從「米」旁,但是字形上部不從「目」,釋為「遝」就失去字形的根據了。其實古文字「少」可訛變為「米」,如東周齊國銅器叔弓鎛和陳簋中的「」與「」為一字異體。裘錫圭先生認為是由「少」訛變為「米」,〈讀逨器銘文劄記三則〉《文物》2003.6 頁75。又見張富海《漢人所謂古文研究》45頁。

 

(二)

*(答)曰:【7】「亡(僕)之尚(掌)楚邦之正(政),(坐)(友)五人,立(友)七人,君王之所(以)命與所爲於楚【8】邦,必內(入)之於十(友)又厽(三)

*字作,讀書會認為:「字又見於《上博(六)·平王與王子木》簡1,字作,讀爲『遇』。本文可讀爲匹偶之『偶』。」董珊先生在此說的基礎上讀為「諏」,詢問也。筆者則讀為「叩」,問也。

謹案:《包山》258有「-藕)二●=共()」,也有「蓏(瓜)一●=共()」李家浩先生已指出同簡出現且寫法不同,「說明它們不是一字」(李家浩:《信陽楚簡中的“杮枳”》,《簡帛研究》第二輯,法律出版社,1996年9月,第7頁。)李家浩先生指出「」應釋為「藕」,這是「侯」部。「蓏一●=共」,《14種》119頁讀為「瓜」,這是魚部。而後來出現「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26 1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
對於「坐友」,讀書會指出:「原整理者讀『 』爲『右』,謂『坐右』爲『坐席之右』(199頁),非是。《列女傳·母儀傳》謂:『桓公坐友三人,諫臣五人,日舉過者三十人,故能成伯業。』可資比照。『立友』則與『坐友』相對而言。」謹按:讀書會此說是,相同文獻例證亦見於《全唐文‧卷七百四十二‧上崔相公書》:「齊桓公為諸侯盟主,有坐友三人,諫臣五人,舉過者三十人。」對照上下文來看,「坐友」的身分或職責與「諫臣」、「舉過者」相同,則「坐」可理解為辯論、對質的意思。《左傳‧昭公二十三年》:「叔孫婼如晉,晉人執之…… 晉人使與邾大夫坐。」

发表于 2011-8-26 20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
蘇兄所言,殆求之過深。“坐友”與“立友”相對,蓋身份之不同。《列女傳》卷1:“桓公坐友三人,諫臣五人,日舉過者三十人,故能成伯業。”“坐友”實亦諫臣,故能舉過。《呂氏春秋·自知》:“故天子立輔弼,設師保,所以舉過也。”高注:“舉,猶正也。”坐友”當即師保之屬,諸侯師事之,故得坐。次一等的就是立臣了。又考《呂氏春秋·驕恣》楚莊王引仲虺之言:“諸侯之德,能自為取師者王,能自取友者存,其所擇而莫如己者亡。”《韓詩外傳》卷6作“諸侯之德,能自取師者王,能自取友者霸,而與居不若其身者亡。”《説苑·君道》:“郭隗曰:帝者之臣,其名臣也,其實師也;王者之臣,其名臣也,其實友也;霸者之臣,其名臣也,其實賓也;危國之臣,其名臣也,其實虜也。”“坐友”蓋即自取之師者,“立友”蓋即自取之友者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26 23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
謝謝蕭先生惠賜高見!先生說:「『坐友與『立友』相對,蓋身份之不同。以及「『坐友』實亦諫臣,故能舉過。」這兩個認識與筆者上文所提相同。其次,《命》簡文是「亡僕之掌楚邦之政,坐友五人,立友七人,君王之所以命與所爲於楚【8】邦,必入舉之於十友又三,皆亡□焉而行之。今視日爲楚令尹▃,坐友亡9一人,立友亡一人,而邦政不敗,僕以此謂視日十又三亡僕▃。」此處擁有「坐友」、「立友」的對象是葉公子高與令尹子春,是以筆者才會考慮是可以爭辯是非、針砭時政的朋友。葉公子高與令尹子春的「坐友」大概很難是「故天子立輔弼,設師保,所以舉過也」的「師保之屬」。寬泛一點說,「坐友」是身份比較尊崇可以提供諮詢的友人,「立友」自然是次「坐友」一等的。
发表于 2011-8-26 23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今日所見的《古文四聲韻》「與」字下所收的寫法就有「 」、「」兩種版本:


(學海書局版[1]、《古文字詁林》版[2]、《異體字字典》[3])


(中華書局版[4])


[1] (宋)夏竦撰:《古文四聲韻》,(臺北:學海出版社,1978年),頁155。

[2] 《古文字詁林》一書未能說明其所採用的版本,古文字詁林編纂委員會編纂:《古文字詁林》第三冊,(上海:上海教育出版社,2000年),頁230。

[3] 異體字字典所使用的版本為碧琳瑯館叢書甲部(乾隆己亥汪啟淑據西陂宋氏汲古閣景本鈔本),李鍌等編:教育部《異體字字典》網路版,2004年年1月正式五版,網址:http://140.111.1.40/suoa/suoa.htm

[4] (宋)夏竦編:《古文四聲韻》,(北京:中華書局:1983年12月),頁39。

 

另外「瓜」字似乎向左或向右並無區別,三晉璽印中常見以「令狐」為姓者[1],其中見兩例「狐」字:



璽彙3986/令狐佗

璽彙3987/令狐買

二字都為「狐」字當無疑義,左邊「狐」字的「瓜」旁與習見寫法無別,右邊字形的「瓜」字則向左。

[1] 施謝捷先生《古璽彙考》還收有「命狐 」,施謝捷先生:《古璽彙考》,安徽大學博士論文,2006年5月,頁308。

,

[此主题已被 佑仁 在 2011-8-26 15:40:14 编辑过]

发表于 2011-8-27 19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以戰國文字的奇詭,“與”簡省為“”是完全有可能的,“”再隸定為“”或“”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似不必將“”或“”求之過深。

 

,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2-20 05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
*)也可以考慮讀為「訪」,滂紐陽部,三等合口;「瓜」,見紐魚部,二等合口。聲紐相通例證如郭店簡《窮達以時》3號「河」當讀爲「河浦」,11號「告古」當讀爲「造父」,(袁國華:《郭店楚簡文字考釋十一則》,《中國文字》新廿四期141頁。李家浩:《讀〈郭店楚墓竹簡〉瑣議》,《中國哲學》第二十輯353-354頁。)「」從「古」聲,為見母,而「浦」為滂母,「父」為並母。《爾雅‧釋詁》:「靖,惟,漠,圖,詢,度,咨,諏,究,如,慮,謨,猷,肇,基,訪,謀也。」可見「諏」、「訪」二者義近,《清華‧皇門》8-9「我王訪良言於是【8】人」與簡文「君王之所(以)命與所爲於楚【8】邦,必內(入)(訪)之於十(友)又三」文意相近。

,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2-20 08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張儒、劉毓慶:《漢字通用聲素研究》頁378【瓜與亡】、頁446【亡與方】有通假例證,可見「瓜」可以讀為「訪」。又上述頁378【瓜與亡】所引到的甲骨文例證,請見《新甲骨文編》555頁。
发表于 2022-3-20 12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愚以为,坐友五人,立友七人。当是叶公智囊团的两组人马,具体应有分工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

GMT+8, 2022-9-28 07:37 , Processed in 1.051714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