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。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,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:
字体大小:放大 缩小 原始字体
王楚寧:海昏侯墓出土“孔子衣鏡”的“圖史自鏡”功能
在 2016/5/17 8:50:24 发布

 

海昏侯墓出土孔子衣镜图史自镜功能

(首发)

 

王楚宁

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

 

江西南昌墎墩海昏侯大墓出土有漆木立镜一座,曾被称为孔子屏风

立镜本为正衣冠之用,但此次出土的立镜上却绘有孔子及其弟子颜回、子贡等人的画像并附写有相应人物的传记,故笔者称之为孔子衣镜。据王仁湘先生考证,孔子衣镜的规格较大,分为镜面镜背镜掩等部分,镜面为高约80厘米、宽约50厘米的光洁铜板;镜背是一块与镜面等大的漆板,镜面置于其上,也是孔子及其弟子的画、传之所在;镜掩则与镜背相对,且一侧与镜背相连,如门户一般,可开可合,掩而盖之,以保护镜面;全镜展开之后,高度在80厘米以上,宽度在100厘米以上[1]。这样大型的铜镜在出土文物中是极少见的,镜背镜掩的设计亦是之前鲜有的,更何况其上还有至圣先贤的画、传,称为珍奇,绝不为过。

孔子衣镜最基本的功能还应是作为衣镜以供鉴人。但不同于一般铜镜的是其镜背上孔子及其弟子的画、传,这绝不是普通铜镜能够描绘与书写的。孔子衣镜出土于椁室之内,主棺之旁,更凸显其重要的地位。因而此件文物的特殊意义绝非一般衣镜能够比拟,必然蕴藉了极为深刻的含义。

镜的基本功能是鉴人,事与物亦有此能。古人很早就将镜的鉴人功用类推到了人与事的借鉴之能,《尚书》中就有人无于水监,当于民监[2]。《诗经》中的殷鉴不远,在夏后之世[3],郑玄既将此句中明确解释为明镜,并点名借鉴的深意:此言殷之明镜不远也,近在夏后之世。谓汤诛桀也,后武王诛纣。今之王者,何以不用为戒?

圣人之心静乎,天地之鉴也,万物之镜也[4]。孔子及其弟子是儒家最为推崇的圣贤,是儒士修身时最好的借鉴。据现已公布的资料显示,孔子衣镜镜背上不仅写有孔子的生平传记,还有子张问干禄(为官之道)、子夏之门人问交(交友之道)等关乎修身齐家的内容[5]。联系到刘贺任昌邑王时的昌邑王师王式是一世硕儒、属官昌邑中尉王吉更是传授《齐论语》的宗师,故其所用的衣镜上描绘孔子及其弟子的形象就绝非偶然。

孔子衣镜镜面部分为大型铜板,能够借镜以观形镜背部分有孔子及其弟子的画像与传记,取左右图史图文并茂之意。借明于鉴以照之,则寸分可得而察也[6],做镜者是希望刘贺在照鉴自己衣冠形容的时候能够做到图史自镜,于镜面中看到自己的衣冠形象,于镜背上看到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事迹,把圣人的形象、故事当做镜子,与自己进行对照,借鉴着圣迹贤语三省吾身,从而达到见贤思齐的目的。

唐太宗曾盛赞借鉴的用处: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。东汉的荀悦在《申鉴》中也表达了相同的意思:君子有三鉴:鉴乎古,鉴乎人,鉴乎镜[7]孔子立镜镜面为光洁的铜板,可以正衣冠镜背上则写有圣迹贤语,能够知兴替;通过图史自镜的借鉴功能,从而明得失孔子衣镜图史自镜功能体现了君子三鉴的理念,这与我们现代提倡的照镜子、正衣冠、洗洗澡、治治病的观点不谋而合。

孔子衣镜上有已知最早的孔子及其弟子的画像,其上关于孔子的传记关系到《史记》的成书过程与流传情况,关于孔子弟子子张的文字更是牵连到失传一千八百年的《齐论语》,故其文物价值不可估量,绝非一般的镇国之宝所能比拟。老子曰:天下神器,不可为也,不可执也,从中选取天下神器来形容孔子衣镜,亦不为过。但自古在德不在鼎,能够安定社会、富强国家的,只能是反思、自省与借鉴的精神,绝不是一器一物能够左右的。君子役物,小人役于物,如果我们只是看中所谓国之重器,就违背了造镜者制作孔子立镜的初衷。国无以为宝,惟善以为宝,“孔子衣镜”中蕴含的图史自镜的道理才是这件文物最重要的东西,如果我们能够贯彻图史自镜的理念,照镜子、正衣冠、洗洗澡、治治病,那么将此文物誉为天下神器,方才实至名归。否则,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

 

 

 



[1]王仁湘:《围观海昏侯墓-37,非是屏风疑为立镜》

[2]《尚书·酒诰》

[3]《诗经·大雅·荡》

[4]《庄子·天道》

[5]《海昏侯墓》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2016年第3期。

[6]《淮南子·主术训》

[7]《申鉴》



本文收稿日期爲2016年5月16日。

本文發佈日期爲2016年5月17日。



点击下载附件: 1646王楚寧:海昏侯墓出土“孔子衣鏡”的“圖史自鏡”功能


分享到:
学者评论

Copyright 2008-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: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:200433 

 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