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。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,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:
字体大小:放大 缩小 原始字体
任和合 恩子健:海昏侯墓出土清白鏡銘文初考
在 2015/11/17 21:42:09 发布

 

海昏侯墓出土清白镜铭文初考

(首发)

 

任和合 恩子健

北京市石景山区文物研究所 北京联合大学

 

20151114日,中国江西网报道了一则有关海昏侯墓出土铜镜的消息,公布了该镜的图像(图1),引起了学界的极大兴趣。

 

1 海昏侯墓铜镜

 

该镜为双圈铭文铜镜,内圈有铭文8:

“见日之光,相忘长象”

内圈文字是西汉早中期流行的“日光镜”铭文,相同的铭文可见于河南省博物馆在洛阳采集到一面“日光镜”(图2[1]

外圈有铭文32字:

“絜()清而白事君,怨污之弇(?)明,玄锡之流泽,疎而日忘美人,外承可兑(悦),霝(灵)願(愿)永思绝□”

外圈文字是西汉中晚期比较流行的“清白镜”铭文。由于铭文开头含有“絜清白”等字样,我们把海昏侯墓出土的这面铜镜姑且称为“清白镜”。

与海昏侯墓铜镜的外圈铭文相同的镜铭,还见于甘肃泾川县水泉寺出土的一面“清白镜”,简报描述其形制为:圆钮,八连弧。锈蚀严重,直径15.6cm,厚0.6cm。铭文右旋,释文为:

“絜()清白而事君,怨污之弇明,玄锡之流泽,京日忘美弘,外承兑,霝願思绝”[2]

2甘肃泾川县水泉寺出土铜镜

 

与之近似的铭文,还见于陕西咸阳马泉西汉墓出土的两面铜镜(7374号)[3],其中第73号铜镜铭文为(图3):

“絜()清白而事君,怨之弇明,玄而锡之流泽,恐疎而忘美,外承之京(景),思而毋绝”

 

3 陕西陕阳马泉西汉墓出土73号铜镜

 

74号铜镜铭文为(图4):

“絜()清白而事怨,污之弇明,玄锡之流泽,而恐日忘美弘(穷),外承可兑(说),霝愿而永思绝”

 

4 陕西咸阳马泉西汉墓出土74号铜镜

 

上述铭文有省略,完整的“清白镜”铭为八句,每句六字,共得48字:

洁清白而事君,

怨阴欢之弇明;

焕玄锡之流泽,

志疏远而日忘。

慎糜美之穷皑,

外承欢之可悦;

慕窈窕于灵泉,

愿永思而毋绝。

前两句“明”()、“忘”押阳部阳声韵,后两句“悦”、“绝”压月部入声韵。其语义大致为叙说思念,永勿相忘之意。铭文中提到“阴欢”、“灵泉”,可能是相对于逝世的配偶而言,或为陪葬之用。

汉代铜镜的背面多有铭文,“清白镜”作为汉代铜镜的一种,其形制铭文大致相同,但常有减字减句和更字换句的现象,海昏侯墓铜镜就是一面典型的减字减句“清白镜”。海昏侯墓出土铜镜铭文的末句将“永思毋绝”减字为“永思绝”,与咸阳马泉西汉墓出土74号铜镜铭文的减字相同,表达的是阴阳两隔、恩义断绝的意思,这与其内圈铭文称“相忘长象”的寓意是一致的。海昏侯刘贺(前9259年)死时年仅33岁,这面铜镜有可能是海昏侯夫人送给丈夫的“悼亡镜”。  

 

 

 



[1] 赵新来:《介绍一面西汉“透光镜”》,《中原文物》1979年第3期。

[2] 刘玉林:《甘肃泾川县发现一座东汉早期墓》,《考古》1983年第9期。

[3] 李毓芳:《陕西咸阳马泉西汉墓》,《考古》1979年第2期。



本文收稿日期為2015年11月16日。

本文發佈日期為2015年11月17日。



点击下载附件:1547任和合 恩子健:海昏侯墓出土清白鏡銘文初考


分享到:
学者评论

Copyright 2008-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: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:200433 

 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 

總訪問量:5168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