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。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,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:
字体大小:放大 缩小 原始字体
鵬宇:談國博所藏的一件變形四葉對鳳紀年鏡
在 2014/11/16 11:23:06 发布

 

談國博所藏的一件變形四葉對鳳紀年鏡

(首發)

 

鵬宇

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  

 

中國國家博物館藏有一件變形四葉對鳳鏡(圖一)。據介紹,該鏡直徑17釐米,邊厚0.4釐米,圓形,圓鈕,圓鈕座,鈕座外爲變形四葉紋,四葉內分鑄有“長宜子孫”四字銘,四葉紋向上下左右四方延伸而將鏡背紋飾四等分,每兩葉間飾對鳳紋。外圍爲內向十六連弧紋及銘文帶,斜十字幾何紋邊緣[1]

該鏡共有銘文七十六字,其中主要內容經楊桂榮先生釋讀現已基本清楚了,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看[2]。但是,由于當時科研條件所限,還有部分文字不易釋出,有些意見也未得到大家的普遍認同,所以還值得繼續研究。

爲便於討論,先根據我們的理解,將鏡銘依右旋順序釋讀如下(此處用寬式隸定):

□加(嘉)元年五月丙,造作廣漢西蜀尚方明(鏡),和合三,幽湅(煉)白,明如日月,照見四,師得延年,長樂未,買此竟(鏡)者家富,五男四女爲侯、后。買此竟(鏡),居大,家□南佳(街)名都,有小(孝)弟(悌),字九

圖一

以下作簡要說明。

鏡銘中“午”爲魚部字,可與陽部的“竟”、“陽”、“黃”、“方”、“央”、“昌”、“王”七字叶韻。此外,“市”、“里”、“子”三字押之部韻。

過去我們把“佳”誤認作“住”,而對後面幾句的意思沒弄明白,又將“里”字屬下讀,現根據韻腳可知其誤,都應當糾正過來[3]

據傳,民國時期曾有與此鏡紋飾、銘文完全相同者出土。黃濬《尊古齋古鏡集景》曾錄有拓片(圖二)[4],梁上椿在《巖窟藏鏡》中曾作簡單的考釋[5],茲摘引於下:

民國二十五年,洛陽曾有永嘉元年八鳳鏡之出土(由洛到北京未售出,轉滬,又由滬東渡云)。此鏡型大而完整,徑約一七四公厘,原鏡未獲見,黃伯川氏以拓本見貽(見附圖),據云製作頗精,此鏡似尚未見任何著錄,爲紀年鳳鏡之最初發現品。外緣爲整齊之斜十字鳳文,年號則似爲永嘉元年,永嘉爲東漢沖帝,當西歷一四五年,其永嘉之“永”字欠明晰,“嘉”減筆作“加”,或有疑爲非“永”字者,惟銘字有“廣漢西蜀”四字,與元興元年鏡中之“廣漢”及新出土之延喜二年鏡之“廣漢西蜀”(見下卷後期漢式鏡)相同,又其隸體亦與元興、延喜、永壽、憙平等鏡近似,則爲年代相近之作實無疑義。

案東漢年號之有嘉字者爲陽嘉、永嘉、元嘉,釋爲陽嘉,則首一字似覺不類(有謂首一字爲“延”,以“延”代“陽”之說),若釋爲元嘉,則第三字之“元”字與首一字完全不同,故以釋爲“永嘉”較爲近確,如此,則沖帝時已見斜十字鳳文緣,鳳鏡之流行未必居連弧緣鳳鏡之後,不過甘露五年之獸首鏡亦爲斜十字鳳文緣,則推測其曾延及三國似亦正當。若謂爲六朝末期之作,則似無確實根據。

從梁氏所述中,我們可以得到以下信息:1.梁氏將此鏡的時代定爲東漢,至晚不會晚於三國。2.鏡首兩字爲紀年銘,以“永嘉”可能性最大。

關於此鏡時代的判定,我們同意梁氏的意見。校檢現存可見的出土及傳世銅鏡,含“廣漢西蜀”(或“廣漢”)銘文者凡十余例,其中有紀年者尤以元興、永壽、延憙、熹平、光和、中平居多[6],皆爲東漢晚期年號。這些紀年鏡時代相近,文字風格相似,銘文套語也有承繼關係,應非偶然。梁氏寥寥數語,確爲卓識。國博將此鏡時代定爲晉[7],恐未必然。

但是,如何釋讀首字,仍值得探究。梁文中已指出首字非“陽”、非“元”,但是從字形這個字和“永”字仍有一定距離,杨桂荣先生曾懷疑此字爲“延”,與梁文中或謂之言不謀而合,但楊先生也指出古代無延嘉年號,只能更待研究[8]。從拓片來看,此字作形,確似“延”字,但是也不排除是“元”或“永”的壞字,當然也有可能是其他字,對其釋讀目前確實難下定論,只能暫且存疑。

梁氏云是鏡直徑174公釐,即17.4釐米,如兩處所測皆不誤的話,民國時所出之鏡比國博所藏之鏡稍大,兩鏡恐非一物。而經過比較,梁氏書中所錄之鏡拓(圖三)亦正是黃濬書中所錄之鏡拓,國博所公佈之鏡拓則爲近些年之新拓。梁氏云民國時間出土之鏡自洛陽出土后不久曾轉北京又自滬東去,現已不知下落,而國博所藏之鏡,由於來源信息並未細說,所以不知兩鏡是否出土地相近,又或測量稍誤,或爲同模,或爲一鏡耶?

此鏡銘內容頗爲新奇,有幾處可略作陳說。

鏡銘云“五月丙午”,爲古代鑄造铜器的吉日。五月丙午既是一年之中火氣最盛的時候,也是冶煉金属的最佳日期。《淮南子·天文》:“五月夏至”,“夏至日則火從之,故五月火正”。《左傅·昭公十七年》:“其以丙午若壬午乎?”注云:“丙午,火也。”疏云:“正義曰:‘丙是火位,午是火位……故丙午焉火。’”五月丙午鑄造銅器,大約是取以火克金之意,是漢人五行觀念的一種映射。《論衡·率性》云“陽遂取火於天,五月丙午日中之時,消煉五石,鑄以爲器,磨礪生光,仰以向日,則火来至,此真取火之道也”。

不過,羅振玉早就指出鏡銘中屢言“丙午”,未必實指[9],很多只是依託之言,所以,也沒有辦法根據此處五月丙午推斷出其中實際年號。

鏡銘“和合三陽”,“陽”疑讀爲“商”,“陽”、“商”同爲舌音,韻又相同,于例可通。“和合三陽”當與《古鏡圖錄》內圈銘文之“三章和湅”[10]同義,亦即漢代鏡銘中常見的“幽湅三商”、“幽湅三岡”、“幽湅三章”,指用秘方將銅錫鉛三種重要金屬進行和湅。

“幽湅白黃”與“和合三陽”意近,白主要指錫鉛,黃主要指銅,都是鑄鏡的主要原料,銅鏡中有時也稱“湅治銅錫清且明”、“雜以銀錫清而明”,“和以鉛錫清且明”。兩句一節,所論內容相近,也是此鏡銘文特點之一。

“明如日月”是形容鑄造出來的鏡面光整明亮,“照見四方”是說鏡子能帶來光明,祛除四方鬼魅,是鏡師的夸矜之詞。

“延年”二字,過去闕釋,此二字拓片作,確係“延年”無疑。“延年益壽長樂未央”、“延年命長”、“其師命長”,都是鏡銘中常見的套語。

“五男四女爲侯王、后”,“后”字過去或認爲是“若”[11],如此則七字一句,句式工整。但此字拓片作,與若(说明: C:\Users\admin\Desktop\文物2013.1\04.jpg)字區別明顯,而與后(后)字相類,顯然是“后”而不是“若”[12]。而且,銘文圈帶共七十六字,末一句亦六字,而非七字,所以不能爲追求句式完整,而將此字屬下讀。

漢代鏡銘的一般格式中,男女並稱時,往往男女各有歸屬,茲舉幾例:

三羊作竟(鏡)自紀,明而(如)日月善未有,令人大富保母,五男四女凡九子,女宜賢夫,男得好婦兮。[13]

——《陳介祺藏鏡》[14]

【外】[15]惟此明鏡,焕並照明,帀(師)出吳郡,張氏元公,百湅(煉)千辟,分別文[],對□相鄉(嚮),朱鳥鳳皇(凰),天神集會,祐父宜兄,男則封侯,女即侍王,久服長(飭-飾),仕至三公,曾(增)年益壽,其命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中國古代銅鏡》[16]

【外】作佳鏡,清且明,葆(保)子孫,樂未央,車當傳駕騎趣莊,出乘亖(四)馬自有行,男□□侯女嫁王,刻婁(鏤)博局去不羊(祥),服此鏡,爲上卿。【內】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。

——《清華銘文鏡》[17]

所以,此處應是“五男”對應“侯王”,“四女”對應“后”,“后”字屬上讀。

“買此竟居大市,家□南佳名都里”,“佳”可讀爲“街”,佳、街相通,漢鏡銘中習見,如《中原藏鏡聚英》“龍氏作竟(鏡)甚蜀(獨)街(佳),上有白虎辟耶(邪)匹”[18],《浙江出土銅鏡(修訂本)》“象衣服,好可觀,宜街(佳)人,心意驩”[19]。“南”前一字模糊不可具識,但從拓片該字中輪廓來看,似是“在”、“住”一類的字。此一句是說買此竟之人可以身居大市,即在比較重要的商業區中擁有產業,在城市南部的名都里中安家,應該都是吉祥之語。

“有小弟,字九子”,“小弟”疑讀爲“孝悌”,小字古音在宵部,孝字古音在幽部,宵幽旁轉。[20]“有孝悌”即有孝悌之行之意。“字”,意爲生育。《廣雅》:“字、乳,生也。”“字九子”,即生育九子,對應前文所述之“五男四女”,與前引《陳介祺藏鏡》鏡銘中“五男四女凡九子”,都是希望人丁興旺,兒孫滿堂之意。

如此,則除鏡銘首字暫時仍無法確識外,其餘各處似皆可文通字順了。而通過對民國所出之鏡的考察與考釋,對更深入的研究國博所藏的這面變形四葉對鳳鏡也是極有幫助的。

當然,由於識見所限,文中所論之處難免掛一漏萬,加之音韻、文字不熟,文中有不少屬我們猜測的內容,勢必錯誤很多,敬祈專家指正。

 

附記:本文寫作過程得到復旦大學任攀先生諸多幫助,謹致謝忱。

 

圖二

圖三

 



[1] 杨桂荣:《馆藏铜镜选辑()》圖26,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19932期。

[2] 杨桂荣:《馆藏铜镜选辑()》,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19932期。

[3] 鵬宇:《兩漢鏡銘文字整理與考釋》,復旦大學博士學位論文,2013年。

[4] 黃浚:《尊古齋古鏡集景》第17頁,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影印本。

[5] 梁上椿:《巖窟藏鏡》第二集上,漢式鏡概說,第9-10頁,大業印刷局1940年印行。

[6] 鵬宇:《兩漢鏡銘文字整理與考釋》上卷兩漢鏡銘文字彙編“紀年鏡鏡銘”,復旦大學博士論文,2013年。

[7] 杨桂荣:《馆藏铜镜选辑()》,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19932期。

[8] 杨桂荣:《馆藏铜镜选辑()》,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19932期。

[9] 羅振玉:《鏡話》:“漢人鑄鏡多取‘丙午’,與鑄鉤同。然其日不必實爲丙午,亦與鉤同。如元興鏡稱‘元興元年五月丙午’,建寧鏡稱‘建寧二年正月廿七日丙午’,中平鏡稱‘中平六年正月丙午’,憙平鏡稱‘憙平二年正月丙午’,又一品作‘憙平三年正月丙午’。以長術推之,以上所紀月日皆不得丙午也。”(《羅振玉學術論著集》第六集,第40-41頁,上海古籍出版社,2013年。)

[10] 羅振玉:《古鏡圖錄》卷中第14b,上虞羅氏民國五年影印本。

[11] 杨桂荣:《馆藏铜镜选辑()》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19932期。

[12] 字形來源可參看鵬宇《兩漢鏡銘文字整理與考釋》下卷兩漢鏡銘文字編,復旦大學博士論文,2013年。

[13] 爲行文方便,此處釋文採用寬式隸書,下文所引釋文隸定方法相同,不再出注。

[14] 辛冠潔編:《陳介祺藏鏡》圖版六九,文物出版社2001年。

[15] 外指外圈銘文,內指內圈銘文。下引諸釋文,標示體例與此相同。

[16] 張東《中國古代銅鏡》第44頁,中國旅遊出版社2011年。

[17] 王綱懷著《清華銘文鏡——鏡銘漢字演變簡史》圖版五六,清華大學出版社2011年。

[18] 王趁意著:《中原藏鏡聚英》第157頁,中州古籍出版社2011年。

[19] 王士倫編:《.浙江出土銅鏡(修訂本)》圖版一四,文物出版社2006年。

[20] 小、孝相通之例可參見高亨編纂,董治安整理《古字通假會典》第725頁,齊魯書社1997年。

 

 

本文收稿日期爲20141115日。

本文發佈日期爲20141116日。

 

点击下载附件:1374鵬宇:談國博所藏的一件變形四葉對鳳紀年鏡

,
分享到:
学者评论
  • 鸟笼 在 2014/11/16 12:32:57 评价道:第1楼

    “五男四女爲侯、后”这样读上去怪怪的,并且这样断句,“王”字还怎么入韵?

    感觉即便字形真是“后”,也还是看成“若”的讹字比较恰当。

  • 鸟笼 在 2014/11/16 12:34:52 评价道:第2楼

    或者后读为苟。

  • 商之彝 在 2014/11/16 17:15:51 评价道:第3楼

    多谢鸟笼兄提醒。这样读上去怪怪的,当时这样句读主要是为了从语义上能加以照顾,因为通常来说,汉代镜铭中男女并举时,一般都会有所归属,如“男封侯王”、“女为王后”之类,很少有男女共称为王的。又“后”在侯部,而五月丙午的“午”在鱼部,在上古音属于旁转。一般来说也是可以叶韵的。在汉代文献中有可以叶韵的例子,请容我查查。

  • 王寧 在 2014/11/16 22:05:22 评价道:第4楼

    買此竟(鏡)者家富,五男四女爲侯王。后買此竟(鏡)居大市,家□南佳(街)名都里。有小(孝)弟(悌),字九子。

Copyright 2008-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: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:200433 

 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 

總訪問量:51677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