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。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,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学术动态详细文章 背景色:
字体大小:放大 缩小 原始字体
《韓非子翼毳》(全二冊)出版
在 2014/7/16 16:02:47 发布

《韓非子翼毳》(全二冊)出版

 

[日]太田方撰《韓非子翼毳》(影印版)於2014年6月由中西書局出版。全書平裝32開,定價98元。

 

附:書影、出版說明

 

 

出版說明

《韓非子翼毳》是日本江户末期漢學家太田方(一七五九—一八三〇)的名著。太田方是福山藩的下級武士,在貧約中致力研究韓非子十餘年,舉其全家之力印行的《翼毳》一書,在中日漢學界享有盛譽。日本的服部宇之吉推重此書爲“邦人對子書注釋的出色之作”;王世琯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出版的《韓非子研究》(商務印書館國學小叢書之一)一書中,舉渡邊秀方和太田方爲日人研究《韓非子》的代表,並特爲標出“太田方氏著有《韓非子翼毳》,多有特見”。日本的松皐圓、藤澤南岳,中國的陳啓天、梁啓雄、陳奇猷、張覺等《韓非子》的校注著作中皆不斷徵引(或轉引)《翼毳》的意見,可見上引評價决非虚語。

《翼毳》在校釋方面的特見,可舉兩例以窺一斑。一、《外儲説左下》“墾草仞邑”句舊注“仞,入也。所食之邑能入其租税也”,《翼毳》認爲“仞”應讀爲“牣”,訓“滿”。後人的見解相當分歧,如王先慎據《管子·小匡》認爲“仞”字本作“入”,俞樾則據《新序·雜事四》改“仞”爲“剙”(後人多同意俞樾説)。學者根據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出土的睡虎地秦簡《爲吏之道》的“根(墾)田人(仞)邑”及銀雀山漢簡《王法》“豤(墾)草仁(仞)邑”之語,確定《翼毳》不以“仞”字爲誤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,“仞”字亦正如《翼毳》説,當訓爲“實”、“滿”(楊樹達也有與《翼毳》相同的意見,但顯然晚了不少)。二、《飾邪》:“鏡執清而無事,美惡從而比焉;衡執正而無事,輕重從而載焉。”“執清”、“執正”頗不易解,《翼毳》最先揭出《群書治要》引《申子》“鏡設精而無爲,而美惡自備;衡設平而無爲,而輕重自得”語,雖無按斷,實極精審。學者後來正是據此異文和戰國秦漢用字習慣,指出《飾邪》“執”字實爲“埶(設)”字之誤,此類貼切到位的引證注釋在《翼毳》中是大量的。

太田方《翼毳》後記自述,《翼毳》活字印刷時妻病子幼,又不忍中途廢業,遂由長子太田周補雕木子,次子信助雕,三子三平刷印,父子們早起晏寢的家庭作坊式的刻印持續了八年,終於在文化五年(一八〇八年)印成《翼毳》二十部,太田方以“愚公運石之誠”自况。讀其書,想見其爲人,今天我們展讀《翼毳》,尤應感佩太田方的驚人毅力與執著於學術研究、“擬於大邦之右文”的精神。

《翼毳》活字初印原本流傳不廣(日本金澤大學圖書館收藏有一部,被視爲館寶),被服部宇之吉收入《漢文大系》之後,此書纔逐漸發揮其應有作用,臺灣新文豐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曾據以影印,但大陸學者一般仍然較少直接使用《漢文大系》本(如大陸二〇〇六年出版的《韓非子校注》仍據日人其他著作轉引《翼毳》內容)。今據富山房版《漢文大系》第八册影印出版,删去《漢文大系》爲程度較淺的日本讀者理解文義而加的日語批注。期待此次影印,能使《翼毳》的價值爲更多的大陸學人所知。

 

中西書局

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五日

 

感謝中西書局提供書訊!


分享到:
学者评论

Copyright 2008-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: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:200433 

 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 

總訪問量:5164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