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。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,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:
字体大小:放大 缩小 原始字体
許悅浩:日本甲骨學相關史事辨誤三例
在 2024/6/23 22:55:04 发布

日本甲骨學相關史事辨誤三例

(首發)

許悅浩

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

“古文字與中華文明傳承發展工程”協同攻關創新平臺



【內容提要】有關日本甲骨學的論述中常常出現一些錯誤,本文略舉三例:1、將岩間德也誤作岩間德2、將貴志彌三郎誤作貴司彌三郎3、將関野貞購入大胛骨的時間誤作1919年。

日本在甲骨學研究中的地位舉足輕重,一方面,日本現藏殷墟甲骨數量巨大;另一方面,日本學者在甲骨學研究中取得的成就令人矚目。但長久以來,受限於語言壁壘以及其他多方面的原因,對於日本甲骨學的研究未能深入、細緻開展,在學術史上遺留了不少亟待解決的問題,無論從宏觀還是微觀層面,都有許多內容值得詳加探討。例如,在與日本甲骨學相關的論述中,經常出現一些錯誤或不太嚴謹的表述,如果長久未能得到糾正,難免對學者造成迷惑,不利於學術研究的進一步發展,本文略舉三則例證,希望對今後的甲骨學研究有所幫助。

一、“岩間德也”誤作“岩間德”

1994年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編著的《殷墟的發現與研究》出版,該書是紀念殷墟發掘65周年的綜合性著作,系統歸納、介紹了殷墟的發現、發掘經過以及對殷文化的研究情況,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,是研究殷墟和甲骨文必備的重要參考資料。但其中也不免出現一些不甚準確之處,例如該書第二部分殷墟發掘概述談到抗戰時期日本人的盜掘情況,有如下論述:

其中曾到安陽進行盜掘活動的有:“1938年春慶義應塾大學文學部組織的北支學術調查團,由大山柏率領來安陽考古。同年秋,東方文化研究所水野清一、岩間德等人曾來安陽侯家莊考察發掘。1940年至1941年,東京帝國大學考古學教室曾來安陽發掘。1942年至1943年,駐河南的日本軍隊也曾利用奸匪大事盜掘,出土古物不少,都運到日本去了 [[1]]

此段記述錯誤較多,根據《殷墟的發現與研究》原文腳註,此部分引自胡厚宣所著《殷墟發掘》,1955年由學習生活出版社出版。所謂慶義應塾大學,胡厚宣原文即錯寫,可能是筆誤或排印錯誤,實際應該是慶應義塾大學。而岩間德在胡文中則明確寫作岩間德也,並在人名處加下劃線,是正確的,《殷墟的發現與研究》編者可能是把視作虛詞,因而將其刪掉了,這一改動完全錯誤。

岩間德也,1872年生於日本秋田,1901年在上海東亞同文書院學習,1905年赴大連金州南金書院任院長。據常盤大定的記載,192011月,岩間德也在安陽等地搜購甲骨:

又碰巧遇見了從上海到洛陽的醫學博士篠崎都香佐、金州南舍(筆者按:當爲“金”之誤)書院長岩間德也、小林德三人,二階堂也來了。岩間從彰德府東北某所宅邸尋求龜甲獸骨而來,篠崎在洛陽沒有收穫……[[2]]

岩間德也還專門派人在小屯搜集古代遺物,其中的一部分如陶範、石斧等被梅原末治《河南安陽遺寶》收録。19259月,京都帝國大學考古學教授清野謙次、濱田耕作、西洋畫家太田喜二郎在旅順參觀了岩間德也收藏的殷墟遺物,有卜用甲骨、刻辭人頭骨、貝器、骨角器等等,據清野謙次描述,其中一版龜腹甲近乎完整,長達七八寸,刻有數百字。[[3]]應該就是後來收録於郭沫若《卜辭通纂》別録之二的岩間大龜。有學者推測岩間德也購入此版龜甲的時間爲1904年,可備一說。[[4]]

岩間德也是否與水野清一共同參加了安陽侯家莊的調查發掘,其實也是存有疑問的。據水野清一本人記載,他去安陽侯家莊“見學”的時間爲19391029日,而非1938年秋,文中從未提及同行者有岩間德也。[[5]] “1938年秋的表述最早見於宿白《八年來日人在華北諸省所作考古工作記略(續)》,[[6]]而宿文中同樣未提及岩間德也參與侯家莊的見學活動。

總之,所謂“1938年秋,岩間德來安陽侯家莊考察發掘的記述存在諸多問題。之所以不厭其煩地糾正這則錯誤,既是考慮到岩間德也藏品的重要價值,也因爲《殷墟的發現與研究》一書影響甚廣,有不少論著沿襲岩間德這一錯誤說法,直至近兩年仍有學者受到誤導,未能及時辨明。

二、“貴志彌三郎”誤作“貴司彌三郎”

《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藏甲骨文字》序論部分對該所收藏甲骨來源進行深入剖析,關於“上野精一氏舊藏”甲骨有如下描述:

上野藏品是1926年左右貴司彌三郎從當時居住在天津秋山街的羅振玉處購得,後歸朝日新聞社主上野精一。(第4頁)原文注:據貴志彌三郎氏所言。貴志氏未能正確回憶入手年代,因此筆者從下述資料予以推定。

只放8片僞刻甲骨的書函函90中,有1928511日大阪朝日新聞附録九州朝日,還有從華北到神戶回國的貴司彌三郎的書信,信上說將把在華北讓人送來的甲骨贗品作爲參考資料呈送上野氏。(第6頁)[[7]]

文中既出現“貴司彌三郎”,又出現“貴志彌三郎”,與其對應的簡稱“貴司氏”“貴志氏”同樣並見,本文不再逐一贅引。如此則出現以下幾種可能:(1正而誤;(2正而誤;(3貴司彌三郎貴志彌三郎爲兩人,而且兩人均與此批甲骨有關;(4貴司彌三郎貴志彌三郎爲同一人,此人擁有兩個名字。綜合考慮各種情況,只有(1)在邏輯和現實層面是最有可能的,日語中”“二字發音相同,均作[∫i:],因而出現了訛混,貴司彌三郎大概就是貴志彌三郎的錯訛。

貴志彌三郎出生於日本和歌山,值得一提的是,“貴志”一姓的由來很可能是日本和歌山縣的貴志川,由此也可推斷,“貴志彌三郎”才是正確的姓名。1912年,貴志氏於北平八寶胡同三元庵創辦三志洋行,經售美術、古董及各種雜貨,業務範圍涵蓋大阪、東京及中國國內。[[8]]在日本大阪府東區平野町,貴志彌三郎設有砡淵齋,主要經售中國美術、金石等書畫古董類物品。[[9]]

“貴司彌三郎”這一錯誤產生於《京人》,往往也被引用此書的論著承襲,即使是日本學者也未能仔細辨別,《京人》編者之一伊藤道治在後來的文章《黑川古文化研究所藏甲骨文字》[[10]]《關於天理參考館所藏甲骨》[[11]]中均稱上野精一藏品來自古董商貴司彌三郎。中國國內學者也常因此受到誤導,如胡厚宣、胡振宇所著2019年版《殷商史》即沿用這一說法。[[12]]雷煥章《德瑞荷比所藏一些甲骨録》對早期甲骨的流轉情況進行介紹,雖然不乏人名拼寫方面的錯誤,但對貴志彌三郎的名字做出了正確判斷。[[13]]

三、関野貞購得“大胛骨”的時間

據董作賓介紹,韓國漢城大學藏有牛肩胛骨一版,關於這版大胛骨的來源,梅原末治稱是関野貞1919年從北京買到的。[[14]]李孝善亦從此說,並進一步指出這版大胛骨是19386月由安倍能成捐贈給漢城大學。[[15]]翻閱《関野貞日記》可以發現,1919年関野貞在印尼、印度、英國、法國等地旅行,從未涉足中國國土。同樣在《関野貞日記》中,記録了他1918年在北京的詳細活動,317日到達北京直至431日離開,関野貞頻繁往來於北京的古董商店,搜羅文物:

三月

二十日 晴 北京

經西脇氏介紹,訪中山龍次氏(支那交通部顧問,越後出身),經同氏介紹訪郵政局長中林氏,郵政局委託文學士黑田幹一氏做東,遍覽琉璃廠古董店,爲朝鮮總督府博物館購買漢代發掘品,花費三百多日元。

二十一日 晴 北京

……上午,黑田氏來訪,下午,與他前往琉璃廠購買古玩。

二十二日 晴

上午,與竹村氏前往琉璃廠購買古玩。琉璃廠的古董鋪中漢代發掘品較多,與樂浪出土同類品大抵皆有,余極力搜集,另有六朝隋唐遺物、陶俑、佛像等,延古齋中磁州出土石門特爲珍奇,爲武平年間雄勁奇拔之逸品,又獲得漢代鴻嘉元年的古銅器,其他有琀、璏絕美之物。

二十三日 晴 北京

上午,與竹內氏再赴琉璃廠搜集古物。

二十六日 陰

上午,訪中山氏,下午,與黑田、中林兩氏赴琉璃廠,遍覽延古齋、尊古齋、式古齋等。受西脇氏之托,在式古齋中購周卣。

四月

四日 陰

早上,訪有賀博士,謹爲答禮。下午,由江藤陪同,遍覽達古齋等其他四、五家古董店,達古齋爲北京第一古董店,其古物豐富,蔚然乃一博物館。購漢代蟠虯鏡,大致是前漢珍品。

六日 晴陰

上午,與江藤赴大吉祥古玩處,見到漢代大磚,又購兩三物。[[16]]

関野氏在北京期間幾乎每天前往古董商店,採集各種古物,記述頗爲詳盡,本文不再逐一引述。雖未明確提及購買甲骨,但從関野貞在中國的活動經歷來看,董作賓所謂“1919當爲“1918之誤,曾經関野貞之手的大胛骨應該就是他191834月間在北京購買的。何以出現這一錯誤,有可能是梅原末治本人記錯時間,也有可能是董作賓轉引梅原氏意見時出現偏差。

(附記:本文是筆者撰寫的博士學位論文《日本甲骨學史》的階段性成果,草成後蒙劉釗師、蔣玉斌先生審閱指正,謹致謝忱。)



[1]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:《殷墟的發現與研究》,北京:科學出版社,19949月,第15頁。

[2] 常盤大定:《支那仏教史蹟踏査記》,東京:龍吟社,1938年,第509頁。

[3] 清野謙次:《岩間氏所藏殷墟發見遺物を觀る》,《民族》第1卷第2號,19261月;收入氏著《日本石器時代人研究》,東京:岡書院,19285月。

[4]] 翟躍群:《試論“岩間大龜”自出土到入藏旅順博物館的來龍去脈》,《甲骨文與殷商史(新四輯)》,2014年,第372-382頁。

[5] 水野清一:《殷墟侯家莊記》,《史林》第25卷第2號,1940年,第257-265頁。

[6] 《大公報》(天津)1947118日,第7版。關於抗戰時期日本學者在殷墟的活動,可參看拙稿《民國時期日本學者在殷墟的行跡》(未刊),此處不予贅述。

[7] 貝塚茂樹:《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所蔵甲骨文字·本文篇》,京都: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,1960年,第3-13頁。

[8] 帝國商工會:《帝國商工録:分册》,大阪:帝國商工會,1933年,北平第2頁。

[9] 日本実業商工會:《日本実業商工名鑑 昭和13年度版》,大阪:日本實業商工會,1938年,第234頁。

[10] 伊藤道治:《黑川古文化研究所藏甲骨文字》,神戶大學大學院文化學研究科編《文化學年報》第3號,19843月,第187-194頁。

[11] 伊藤道治:《天理參考館所蔵の甲骨について》,天理大学、天理教道友社編:《天理大学附属天理参考館蔵品·甲骨文字》,奈良:天理教道友社,19872月,第189頁。

[12] 胡厚宣、胡振宇:《殷商史》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20191月,第134頁。

[13] 雷煥章:《德瑞荷比所藏一些甲骨録》,臺北:利氏學社,19971月,第179-190頁。對於這些拼寫錯誤,高嶋謙一多有糾正,參看高嶋謙一:《更爲縝密的甲骨文考釋方法論》,收録於《安徽大學漢語言文字研究叢書·高嶋謙一卷》,合肥:安徽大學出版社,20133月,第5頁註腳1

[14] 董作賓:《漢城大學所藏大胛骨刻辭考釋》,《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》第28本下册,1957年5月,第825-840頁。

[15] 李孝善:《20世紀韓國甲骨學研究概述》,《殷都學刊》2022年第3期,第37-45頁。

[16] 関野貞研究會編:《関野貞日記》,東京:中央公論美術出版,2009年,第294-304頁。


本文收稿日期为2024年6月23日

本文发布日期为2024年6月23日

点击下载附件: 2399許悅浩:日本甲骨學相關史事辨誤三例.docx

下载次数:72

分享到:
学者评论

Copyright 2008-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: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:200433 

 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 

總訪問量:516945